nbhkdz.com冰点文库

英美报刊选读 部分翻译

时间:2014-06-27


LESSON 1 The top talent in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have a new suit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China has a severe shortage of skilled talent and, in a policy reversal, has decided to open its doors to talent from around the world. This could mean that the brilliant NASA scientists the U.S. laid off, could find new employment — and a new home — in Shanghai or Beijing.Chinese research labs have long had difficulty recruiting qualified workers to perform necessar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nd its corporations struggle to find competent managers. The situation will likely get worse as China's high-tech industries grow and it increases its national R&D spending from the present 1.62 percent of GDP, according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the planned 2.5 percent by 2020. China's President Hu Jintao, in May 2010, declared talent development a national priority in order to fill the void. The goal is to dramatically increase the education level of China's workforce and to build an innovation economy.China has launched several high-priority programs to encourage skilled Chinese to return home — all in an effort to meet the country's pressing talent demands.

One of these programs is the "Thousand Foreign Talents Program." The program's goal is to bring 2,000 experienced engineers, scientists, and other experts of Chinese origin back from the West. The government also announced that it aims to cultivate 100 "strategic entrepreneurs" who can lead Chinese firms getting into the ranks of the world's top 500 countries.Both efforts are running ahead of target according to Dr. Huiyao Wang, the Director General of the 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 and an advisor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hina had recruited more than 1,500 "high quality talents," according to Wang, and 300 returnees had been enrolled in management training courses by August 2011. The courses were conducted by senior ministers. These individuals, while re-learning how to operate successfully within the Chinese system, are expected to serve as a critical catalyst in transforming China's innovation environment in ways that will enhance the country's competitive edge across a range of key, strategic industries.

China is getting more ambitious, based on the initial recruitment successes of the returnee program.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vited me to attend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he "Exchange of Talent" held in Shenzhen on Nov. 5. Vice Premier, Zhang Dejiang launched China's "Thousand Foreign Talents Program," which, for the first time, opens China's doors to skilled foreigners to secure long-term employment in China.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nounced that it will allow foreign nationals to take senior role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ectors and state-owned enterprises. They will also pay foreigners salaries equal to what they can earn at top paying jobs in America. And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that it intends to offer permanent resident-type visas to foreign entrepreneurs.This announcement was front-page news in China, and its importance should not be underestimated in the U.S. where these developments were not widely covered. These programs, which were announced with amazing fanfare, represent a significant break from the traditional "use Chinese" policies and a greater openness to the outside world. Chinese governors and senior officials from across the country participated in the ceremonies,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laimed the conference had 100,000 attendees. The festivities that accompanied this were nothing short of dazzling, with cultural entertainers and acrobats brought in from all over China.

Denis Fred Simon, author and Vice-Provost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at the University of Oregon was one of the nine foreign experts at the Shenzhen conference. China, said Simon, sees talent as the next big global race for driving competitiveness and innovation. The country is determined to win this race if only to ensure it can complete the goal of transforming its economy. Wang also explained that the Chinese see this new talent pool as the key to moving from a "made in China" orientation to a "created in China" capability. China's future growth, continued Wang, will rely more on the new talent strategy, even as its past successes were built mainly on its population dividend and investment.

But sometimes things aren't as rosy as they seem.Some of the returnees have found themselves victims of discrimination and petty jealousy from those who stayed behind. Moreover, they have struggled to re-adapt to China's relationship-oriented culture, which stands in sharp contrast to the performance-oriented culture of the West. Compared to the generally transparent set of rules and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that are commonplace in U.S. and European research and university settings, returnees are frequently confounded by the "personalized" ways research proposals are evaluated and research grants are distributed. The reality is that despite the good intentions of the program, the Chinese research environment remains plagued by plagiarism, fraud, and other scandals.There is an even greater challenge, however. Returnees are refusing to make full-time commitments to their new Chinese employers. Many have returned only sporadically, often not meeting the stated residency requirements of the Thousand Talents Program.The best of the Chinese talent pool abroad has not yet chosen to return to China, especially in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ields, said Simon. Some who were considering returning home, he said, are still watching and waiting as their peers cope with the challenges of returning. Family considerations also pose an important barrier, said Simon, as many Chinese expatriates based overseas would prefer their children to complete their education abroad and not have to suffer through China's "examination hell" prior to college.

Discussions with Chinese government leaders in Shenzhen made it clear that Chinese leaders are not satisfied with the level of innovation in the country. I told them that I didn't believe that China could fix this problem merely through returnees. China would need to learn some of the techniques that Indian industry has employed to upgrade its workforce. China's most critical challenge will be to create a more conducive environment for entrepreneurship. Innovation requires risk-taking, breaking existing systems and challenging the norms. Within Hu Jintao's model of a "harmonious" society (what he calls "hexie shehui"), this presents some real challenges.Until China allows and encourages more "out of the box" thinking and behavior, it simply won't innovate, nor will it produce the types of breakthrough

products top Chinese leaders wish to see coming out of China's research labs and key enterprises. BWCHINESE 中文网讯, 曾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任职的精英科学家们将在上海 或北京安新家。因为严重缺乏技术人才的中国决心在全世界范围内招贤纳士。

中国的科研实验室和企业难以招到合适人才,这由来已久。随着高科技产业增长 和研发费用比重的提高,人才缺口或将持续加大。为此,中国确立人才优先发展 的战略布局,多次开展鼓励留学人员归国活动,其中一项旨在从西方引进 2000 名华裔优秀人才。中国已招聘到 1500 多名“高素质人才”,今年 8 月前已有 300 人报名参加相关培训。

初战告捷的海外人才归国计划令中国更加雄心勃勃。北京最近推出的“外专千人 计划”,将首次向非华裔外国专家敞开国门,允许他们在科技领域和国有企业担 任要职, 并获得与在美国相同的薪酬。中国还计划向外国企业家提供类似绿卡的 签证。

北京隆重推出的这些计划意义深远, 预示着中国摒弃传统的“使用华人”政策并加 大开放程度。俄勒冈大学国际事务专家丹尼斯?西蒙表示,中国将人才视为提高 竞争力和创新力的下一场全球大赛, 并决心赢得这场确保实现经济调整目标的竞 争。新的人才池是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的关键。

但事情并非总能称心如意。 某些回国人才已成为无留学经历者歧视和嫉妒的牺牲 品。此外,他们须尽力适应与西方截然不同的人际关系。中国的海外人才计划用 心良苦,但目前其研究环境依然遭受剽窃、欺诈和其他丑闻侵袭。还有更严峻的 挑战。归国人员拒绝对国内用人单位言听计从。许多人只是偶尔回来,达不到相 关计划所要求的居留时间。 西蒙说,最优秀的华裔专家尤其是科技领域人才尚未

决定重返中国。一些人仍在观望。家庭因素也是重要障碍,许多华裔人才不希望 子女遭受中国“高考地狱”的折磨。

单凭回国人员解决不了创新问题。 中国最大挑战是营造更有利于企业家精神的环 境,打破既有体制并挑战常规。在允许和鼓励更多“特立独行”的思行之前,中国 不可能实现创新,其实验室和企业也生产不出北京渴盼的突破性新产品。 LESSON 4 如果愿意的话, 施瓦茨 (Daniel Schwartz) 本来是可以去一所常春藤联盟 (Ivy League)院校读书的。他只是认为不值。 18 岁的施瓦茨被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录取了,但他最终却去了 纽约市立大学麦考利荣誉学院(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s Macaulay Honors College),后者是免费的。 施瓦茨说, 加上奖学金和贷款的支持,家里原本是可以付得起康奈尔的学费 的。但他想当医生,他觉得医学院是更有价值的一项投资。私立学校医学院一年 的花费动辄就要 4 万 5 美元。 他说, 不值得为了一个本科文凭一年花 5 万多美元。 助学贷款违约率日益攀升, 大量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因此越来越多的 学生认定, 从一所学费不太贵的学校拿到的学位和从一所精英学校拿到的文凭没 什么区别,并且不必背负贷款负担。 Robert Pizzo 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收费较低的公立大学, 或选择住在家里走读以节省住房 开支。美国学生贷款行销协会(Sallie Mae)的一份报告显示,2010 年至 2011 学年, 家庭年收入 10 万美元以上的学生中有近 25%选择就读两年制的公立学校, 高于上一学年 12%的比例。 这份报告称,这样的选择意味着,在 2010 至 2011 学年,各个收入阶层的家 庭在大学教育上的花费比上一年少 9%,平均支出为 21,889 美元,包括现金、贷 款、奖学金等。高收入家庭的大学教育支出降低了 18%,平均为 25,760 美元。 这份一年一度的报告是在对约 1,600 名学生和家长进行问卷调查后完成的。

这种做法是有风险的。 顶级大学往往能吸引到那些已经不再去其他学校招聘 的公司前来招聘。 在许多招聘者以及研究生院看来,精英学校的文凭还是更有吸 引力的。而且公立学校的人满为患意味着,学生可能会选不上某些课程,难以在 四年内完成学业。 今年秋天,施瓦茨开始在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学院(Queens College)上麦考 利荣誉学院的课程,虽然失望情绪挥之不去,但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决定。 他说,我得长大;我必须把自己的理想和能够得到的东西结合起来考虑;虽 然人们说钱不应该是一切,但在这种情况下,钱是最重要的。 他说他以前曾经迷恋常春藤名校文凭的“威望”。他的老师提到,那些学校有 着很多拓展人脉关系的机会, 并且学术严谨。他的父亲和叔叔分别毕业于普林斯 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不过这 都没能影响他的决定。 施瓦茨说, 我曾经认为常春藤联盟的名号确实会大大增加我进入一所好医学 院的机会。 现在他的目标是在麦考利荣誉学院拿到最好成绩,保持与常春藤名校 毕业生竞争的能力。 拥有大学学历无疑会为求职者在就业市场提供优势。据美国劳工统计局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统计,上个月,本科毕业生的失业率是 4.9%,而没 有学位的高中毕业生的失业率为 10.5%。 Bryan Derballa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9 岁的皮尔森现在开始对自己就读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的决定表示怀 疑。她说,当初她没去上波士顿学院,因为那样家里需要每年拿出 3 万美元。 不过私立大学的文凭也很贵。助学贷款网站 Fastweb.com 及 FinAid.org 出版 人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说,今年毕业的大学生里,申请助学贷款学生 的平均债务负担创造了 2.72 万美元的纪录。 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统计,第二季度总体人均债务达到了 4.726 万美元,这个数 字近几年是一直在下滑的。 20 岁的加州居民叶杰西(Jesse Yeh)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之间选择了前者。伯

克利是公立学校,州内学生的学费约为 1.446 万美元,而斯坦福的学费是 4.005 万美元。 现在他担心自己能不能按时毕业,好几门过度拥挤的课程他都没能选上,包 括西班牙语和一门公共政策选修课。伯克利说在 2006 年(这是最近的有统计数 据的时间点)入学的学生中,有 71%在四年内毕了业。在斯坦福,这个数字接近 80%。 就读私立大学也会物有所值。拥有大量捐赠的学校近几年加强了援助计划, 这会让它们比那些资金短缺的公立学校便宜些。比如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就为家庭年收入不足 10 万美元的学生提供资助而不是贷款。 但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约翰· 海利奇劳动力发展中心(John J. Heldrich Center for Workforce Development)主任霍恩(Carl Van Horn)说,毕业 生的成就通常和专业以及学生如何利用人脉及实习机会有更大关系, 而非学校的 选择。 19 岁的皮尔森(Natasha Pearson)现在开始对自己就读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 院(Hunter College)的决定表示怀疑。她说,当初她没去上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因为那样家里需要每年拿出 3 万美元。 她说,她在亨特的同学学术能力“参差不齐”,并且她的许多课程都是由研究 生而不是全职教授来教的。 她说,现在我不禁会想,如果我去了波士顿学院会是什么样。(来源:华尔 街日报)

LESSON 9 1.美国梦的核心是发财致富 我们去年 3 月在全国范围内对 1300 多名成年人进行的调查显示,只有 6% 的美国人把“财富”列为他们对美国梦的第一或第二定义。45%的人把“全家过上 幸福生活”放在第一位.34%的人把“经济安全”(物质上的富足,但未必等于同 比尔· 盖茨似的富有)放在首位。

钱当然可能是幸福生活的一部分,但美国梦不只是关乎钞票。32%的应答者 提到“自由”是他们的梦想,29%的人提到“机会”,21%的人提到“追求幸福”。丰 厚的银行存款可能是实现这些目标的手段, 但只有少数人把金钱本身看作一个有 意义的目标。 2.美国梦意味着拥有住房 去年 6 月, 《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联合开展的一项调查发 现,近 90%的美国人认为,拥有住房是美国梦的重要部分。但是,只有 7%的美 国人把这列为美国梦的第一或第二定义。为什么存在这种差异? 拥有房产对某些美国人来说很重要, 但并不像我们以为的那么重要——或者 能在经济上给人以那么大的满足。 联邦政府对私人房产的支持大大高估了它在美国人生活中的意义。 政府通过 减税和抵押贷款使私产拥有量在 2004 年达到高峰.69%的美国家庭拥有住房。 美联储称,这场房地产消费狂潮的结果是,美国的房地产价值在 2006 年至 2010 年损失超过 6 万亿美元,几乎达到 30%。每 5 名美国房主就有一人资不抵 债,也就是说他们要偿还的贷款超过他们住房本身的价值。 从住宅所有权获益最多的机构也是政治捐款的最大来源。 私产对特殊利益集团来说比对多数美国人来说更重要。根据我们的研究,美 国人更关心“好工作”、“追求幸福”和“自由”。 3.美国梦是美国人的 “美国梦”这个词是詹姆斯· 特拉斯洛· 亚当斯 193l 年在 《美国史诗》 中创造的。 亚当斯在“大萧条”时期发现我们在今天的“大衰退”中看到的违反直觉的乐观,他 称之为“美国梦”:即“梦想有这样一个国度,每个人都可以生活得更快乐、更富 足、更充实,而每个人都拥有与自己的能力或成就相匹配的机会”。 但这个美国梦在 1931 年以前就已经存在。今天,这个梦想还在继续:世界 各地的移民纷纷来到这里寻求同样的理想。

今天对美国梦看法更乐观的往往是新来美国的人们。当被要求从 1 至 10 给 美国梦的情况打分.1 代表最差,10 代表最好,42%的外来移民打出 6 至 10 分, 而总体人群中给出这个分数的比例仅为 3l%。 4.中国威胁着美国梦 我们的调查显示,57%的美国人认为“世界如今向其他很多国家寻求希望”, 不仅是我们的国家。 当我们问参与者哪个地区或哪个国家将引领未来的方向,超 过一半的人选择中国。近三分之二的人错误地以为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美 国。中国拥有 1.1 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我们最大的债主。 ’ 今天近一半的美国国债由外国人持有, 在 1970 年是 5%。 逐渐地将自己的金 融未来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美国人自己的选择,不能责怪中国或其他国家。 然而,无论欠多少钱,美国仍然是充满机遇的国度。事实上,来美国学习的 外国人里面中国人最多: 2010-2011 学年就有 15.7 万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 5.经济衰退和政治僵局在扼杀美国梦 我们的研究显示,人们对美国的制度极度缺乏信心。65%的受访者认为,美 国正在衰退;83%的人说,与 10 年或 15 年前相比,他们对“广义的政治”少了信 任;79%的人说,他们对大企业的信任度降低;78%的人说对政府的信任度降低; 72%的受访者说对媒体的信任度降低。 即便如此,仍有 63%的美国人说,他们相信自己能实现美国梦,无论这个国 家的制度有什么利弊。 他们或许担心子孙后代的命运,但他们今天的梦想却注定 能战胜困难得以实现。 (作者泽维尔大学美国梦研究中心创始人兼负责人迈克 尔· 福特)

LESSON 10 美国真的在衰落吗?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 2008-12-31 如果你想讨论美国衰落的问题,德克萨斯农业机械大学(Texas A&M)似乎不 像一个好地方。 相对于美国的其它普通院校,这所大学把更多的毕业生直接输送 到了军队。该校的军官训练团行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总会身着笔挺的制服,脚穿

齐膝的皮靴,彼此用轻快的“你好”(howdy,how do you do 的方言)打招呼。烦恼 的自省和信心危机不是德克萨斯人的特点。 但最近,德克萨斯农业机械大学斯考克罗夫特国际事务学院(Scowcroft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办了一次会议,旨在讨论美国情报部门最新提 出的明显悲观的全球观点。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监 督美国复杂的情报机构体系, 该委员会每 4 年发表一份全球趋势报告,递交美国 新总统。 这份发表于 11 月 20 日的最新报告引起了全球的关注。 英国 《卫报》 (Guardian) 的头版赫然写着“2025 年:美国统治地位的结束”。这一次,这个标题基本准确。 就像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坦率指出的那样,新报告和 4 年前发表的报告之间“最 具戏剧性的区别”在于,新报告现在预测,“美国将在全球事件中发挥重要作用, 不过美国被视为许多全球参与者之一”。4 年前发表的报告曾预测“美国将继续占 据统治地位”。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报告令人警醒,因为它来自美国安全部门的核心。但 这是美国更为广泛的学术趋势的一部分:“新衰落主义”(new declinism)。这一情 绪标志着彻底告别布什(Bush)时代的盛气凌人和“单极时刻”。报告开头的假设就 是,尽管美国仍是全球最为强大的国家,但已进入相对衰落过程。 三大事态滋长了新衰落主义。首先,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突显出,美国的绝 对军事优势没有自动转化为政治胜利。其次,中国和印度的崛起表明,美国作为 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日子已屈指可数。第三,此次金融危机支持了这种看法,即美 国正入不敷出,美国模式出现了严重问题。 表达这一悲观情绪的不是别人,正是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General Brent Scowcroft)将军,他回到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这所学院,在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会 议上致开幕词。斯考克罗夫特将军指出,冷战结束后,美国发现自己是一个强大 的世界大国,这 “令人陶醉”。但“我们动用这一实力一段时期后就意识到,这些 都是短暂的”。 这种对美国实力局限性的新认识,反映在了很多新书和文章中。最具影响力 的可能是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的《后美国世界》(The Post-American World), 据说这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今年读过的唯一一本关于外交事 务的著作。尽管扎卡里亚竭力指出中国、印度和“其它国家”的崛起不会对美国构 成威胁,但不可避免的结论是,布什时代是美国实力的最高峰。 另外一本抓住这种新情绪的有影响力的著作,是安德鲁?巴塞维奇(Andrew Bacevich)的《实力极限》(The Limits of Power)。巴塞维奇教授是一位保守派历史 学家和退伍军人,他的儿子在伊拉克战争中阵亡。他提出:“美国实力……不足 以实现由狂妄与伪善带来的野心。”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堪称美国外交政策部门资格最老的人 士,他是另一个主张“美国的单极时刻已结束”的重要人物。

但就像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威廉?沃尔福斯(William Wohlforth)在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会议上所提醒的那样,美国以前也经历过衰落 主义时期。现在的辩论让人回忆起 1988 年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的《大国 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所引发的争论。肯尼迪教授认为, 以前的大国都败于“帝国过度扩张”,这一看法当时在美国引起极大反响,当时许 多人对里根(Reagan)时代的预算赤字以及日本日益壮大的经济实力表示担心。 然而,冷战得胜、日本经济增长 10 年一蹶不振以及克林顿时期高科技产业 的蓬勃发展,令肯尼迪教授代表的“衰落主义”迅速消失。这为美国信心的复兴和 布什总统任期内的狂妄自大奠定了舞台。 现在回忆起来有点奇怪,但在冷战初期,确实有些人担心,苏联可能超过美 国。 此外, 越南战争引发了美国人的信心危机, 当时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 警告他的同胞们,他们看上去可能像是一个“可怜、无助的巨人”。上世纪 80 年 代,日本成为美国霸主地位的最新挑战者。现在轮到了中国。 沃尔福斯教授辩称,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报告反映了“一种情绪的变化, 而非根本层面的实力评估的变化”。正如他所言,崛起的强国并非总能完成崛起 过程,经济实力也并非总会转化为政治实力。 确实如此。 但我们仍有理由认为,新的衰落主义可能建立在比之前版本更为 健全的基础上。中国拥有持续且富有活力的经济增长的记录,而苏联从未有过。 而且,与日本这样的相对小国相比,中国的规模令其成为一位更可信的挑战者。 这一次确实感觉不同。不过,事情总是如此,不是吗?


英美报刊选读 部分翻译.doc

英美报刊选读 部分翻译 - LESSON 1 The top talent in

最新英语报刊选读部分翻译.doc

最新英语报刊选读部分翻译_英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第二单元(passage

《英美报刊选读》答案.doc

2).段落英汉:20 分。 六.课程辅导 《英美报刊选读》辅导一 Newspa

英美报刊选读作业及考试说明.doc

英美报刊选读作业及考试说明_英语考试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I 作业 本课程实践性...要重点讲解的部分,切记不要呈现汉语译文,不 要从头至尾逐句翻译,既无必要,时间...

英美报刊选读_passage_13_the_decline_of_neatness_(含....doc

英美报刊选读_passage_13_the_decline_of_neatness_(含翻译)111 - The Decline of Neatness 行为标准的蜕化By Norman Cou...

英语报刊选读部分翻译.doc

英语报刊选读部分翻译 - 1.The destruction of the Tw

英美报刊选读 passage 13 the decline of neatness (含....doc

英美报刊选读 passage 13 the decline of neatness (含翻译)_英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英美报刊选读 passage 13 the decline of neatness (含翻译) ...

英美报刊选读Unit 9 Sports_图文.ppt

破折号或句子的其他 部分隔开,与句子的其他部分之间...最新英美报刊选读_Unit 9 Sports 句子插入语的翻译:...

英美报刊选读 passage 37 (含翻译).doc

英美报刊选读 passage 37 (含翻译) - 37 “基地” ,这个名称近

《英文报刊阅读与翻译》.doc

《英文报刊阅读与翻译》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选修课介绍 《英文报刊阅读与翻译》(

英语新闻的特点(英美报刊选读)_图文.ppt

英语新闻的特点(英美报刊选读)_英语学习_外语学习_...? ? 发挥汉语的优势

...runs far deeper than politics 英美报刊选读翻译_....doc

In USA, gun support runs far deeper than politics 英美报刊选读翻译_英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英美报刊选读翻译 In USA, gun support runs far deeper ...

英美报刊选读报告模板.doc

英美报刊选读报告模板_其它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吉林华桥外国语学院 英美报刊选读...第二三四章是论文的主体部分。第二章对翻译进行了定义,分析英汉思维方 式的...

2016年广东自考英美报刊选读题型10876.txt

2016年广东自考英美报刊选读题型10876_其它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_教育专区。2016年...(很简单的,标题中的关键字可以在简讯中找到) 五 翻译句子 20%(共五小题) ...

《最新英美报刊选读》课程提纲.doc

贯穿始终。 三、课程教材: 课程教材:最新英美报刊选读》课本。 本课程使用的教材是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最新英美报刊选读》课本。 教材名称 ...

英美报刊选读教学大纲董慧敏.doc

英美报刊选读教学大纲 课程英文名称: Journalistic Reading Course 学分:2 总学...报刊文章标题的翻译,学会看懂较简单的英美报刊 文章,提高阅读和理解英美报刊的...

Lesson 4b 英美报刊选读(端木义万版)_图文.ppt

Lesson 4b 英美报刊选读(端木义万版)_法语学习_...(Line 1, Para. 8)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人口...

《英美报刊选读》课程(课程代码:10876)自学考试大纲.doc

附件4: 广东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 《英美报刊选读》课程(课程代码:10876)自学考试...报刊翻译常见错误 8.词义变化 (四)考核要求 1.美国游说活动 识记:美国游说...

D-34英美报刊选读课程教学大纲.doc

D-34英美报刊选读课程教学大纲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英美报刊选读课程教学...《新闻英语与翻译》 , 11. 《传播学史》 , 许明武编著 [美]罗杰司著 中国...

英美报刊选读10876考纲 英语教育自考本科.doc

英美报刊选读》课程(课程代码:10876)自学考试大纲 目一、 课程性质与设置目的...报刊翻译常见错误 8.词义变化 (四)考核要求 1.美国游说活动 识记:美国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