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hkdz.com冰点文库

生命审美化_对贾平凹人格气质的一种分析_图文

时间:2011-10-04












,




人 格有 迷 人 的 神 秘 感
凹之谜

、 。

对 贾 平 凹 人 格气 质 的一 种 分析

贾 平 凹 被 视 作 当 代 文学 怪 杰
,

,

他的整个



的 大 部 分意 识 活 动
和 审美 观 照 于创作过程


它 的 主 要特 征是 主 体 脱
,

因 而 又被 称 做


贾平 超逸
” ,

离 于 理 性 判 断 和 功 利 目的 对 世 界 沉 静 的 体 味

自卑 与 自信


天 真与 老 到
,

所 谓 大 部 分意 识 活 动

即不 限

与世 俗

洛 守 旧 道 德 与宣 传 反 封 建

,

同 时组

,

而 是 渗 透 到主 体 的 差 不 多 全 部


成 一 个 矛 盾 的 统一 体 要 分 析 贾 平 凹 之 谜

生 活中

,



这 种 对 世 界 的 沉 静体 味 和 审 美 观

如 果 抓 不 住 问 题 的 枢机

,

就 可 能只 在 表 层 盘


成 了主 体 重 要 的 不 是 所有人
,

惯 常的 生 命需要



最 终 仍 将不 能 清 晰 地 把 握 这 个 作 家




也 不 是 所 有 作 家都 是






文提 出并 论 述 的

生命 审 美 化




,

我 以 为是

命 审美 化
那 样表 述
区分

,




,



我 过 去 说 过 贾 平 凹是 一 个艺 不过
,

抓 住 了 贾平 凹 人 格 的 核 心
凹的性格心理
,

术型 的作 家
,

在一定 程 度上 正是 指 此

在 《贾 平 凹 论 》 的 第一 章

,

我 谈过 贾 平 现在 比 那 时 其
就像


,

似 乎 只 是 表 层 意 义 上 的 作 家类 型

那是 一 个与本 文相 近 的 论
,

没 有 与 作 家的 生 命 张 力 联 系 起 来
,




而 对 于 这一 类 问 题 的 阐 述
,

易 被 误 会 成 仅 指 作 家 对 形 式 的 钟 爱 和 探求 对 生 术
,

大 约 会有一 定 的发 展 和 深 化

,

原 因在 于
,

生 命 审 美 化 ” 的 作 家来 说


美就是 人
,

平 凹 渐 近 中年

,

社会



艺术

人 生都 更
,

是一 种 生 命 活 动 和 生命过 程

它 宽于




加 频 重 地 逼 近 他 的 灵 魂 来 促使 他 体认
人 生 的 学 校 在 课 程 上 给 他 特 别 加 了码

大于 艺 术
,

这 种 生命运 动有 时是 发 之 为 艺
,

使他

有 时则不是
,

而只 是一 种行 动
,

在这种
,

在 人 格 气 质 的 老 君 炉 中被 加 速 烧 炼

,

因 而变

行动中

个休 得 到 了 极 大 的 审 美 满 足
,

但这


得 更加厚 重深邃 了
对象
,

,

其二

,

贾 平 凹 作为一 个


种 行 动 并 不 留下 凝 固 的 艺 术 品

不 依 凭 物质
,

五 年 来 笔 者 对 之 更 加 自觉 地 进 行 了一


材 料 可 重 复地 传 导 和 展 示
细细想来
,

而 是 一 次性 的

些观察

了解
,



思考和体证

艺 术 家 这 种 生 命体 验 行 动
,

笔 者 以前 也 朦 朦 胧 胧 地 有 贾 平 凹 生 命 审

虽 然不 直 接产 生 艺 术 品 识到 了
,

但 只 要 它被 人 们意
观赏

美 这 种意 向

但 这 种 认 识 只 在 感 性 中 跳踉


,

它 作 为 主 体 生 命 体 验 的 美 的 价 值便
,

没 有 豁 然 升 华为 一 个 闪 亮 的

明 确的意 思
,



产 生 了作 用

这 种 价 值 常 常被 接 受 者


现在提 出
有可 能




生 命 审美 化



来 论析 贾 平 凹





加 合 到 本 此 以 往 或 将来 赋 于 凝 固 艺 术形 作 家艺 术 家的 罗 曼 蒂 克 特

只 有 在 作 家 本 身 发 展 和 对 作 家认 识 深 化 后 才

式的艺术 品 中去

别 是 异 于 常 人 的 奇 特 行 为如 狂 怪等


实 际是


我之所谓 面 的 内容 味
,

生命 审美 化



,

包 括 两 个方
,

生 命体 验 的 极 致
八大


,

便 加 厚 了 与这 些 行 为 不

,

一 方 面 指主 体对 生 命 历 程 的 回
参与

相 连 属 的 该 人 的 艺 术 品 的 审 美质 量

梵高




并 将 这 种 回味 沉 积 于 审美 意 识 中
,

郑板桥
,



石 鲁的画


,

张旭
,



怀素



审美 活 动

另一 方 面 指 生 命 体 验 贯 穿 于 主 体

有为的 书法

刘原

李 白的 诗

卡 夫 卡的 小




,

都有这 种 情 况




这种



加 厚” 是 无 形


所 郁 结 不 得 通 其道 故 述 往 事
,
,

,

思来者 ”




,

并 未 改 变 凝 固 作 品 的 组 成 和 物质 形 态 加厚


这些 典籍 哲学
,

,

虽 有 抒情 的 诗 歌
,

,

但也 有 历 史 和
司马

这种

是通 过接受者


观赏者


的心


并不 都 是 作者 愤 憩 的 直 接表 现


理 路 径 得 到 实现 的 庄子说

,

迁 以 此 作体 证
生命
的燃烧

表 达 他 写 《史 记 》 实 是 生 命
,



天 地 有 大 美 而不 言


他 在 遭 李 陵 之 祸后
,

痛苦 至 极
,

,



审美 化 因 其 宁 静
脱形 式 缠 夹 的


超 功利和浑朴 感 性 的 特
,

轻 松 的 办法 就 是 结 束 生 命 以 解脱

但他 没 有
,

因 而 便 与天 地 自然 相 冥 合

也便成为摆


走这 条 容 易的 路
思 垂 空 文 以 自见

而是 写 《 记 》传 世 史
,


,

大美
,





所以

生 命 审 美
,

完 成史官 巨大 的 使命

,



论 书策 以 舒 其愤
, ,





是 多途径 的
,

就 大的 方面 而言

大体有

以 文采 表 于 后 世


亦即 在

这样两 途
文字 笔墨材料
,

一 是 借 助 于 物质 材 料 形 成 凝 固的 艺 术 品


包括语言

通 过 创 造 第 二存 在 的 历 史 进 行 生命体 验 审 美过 程 中 成 就 其 生 命 价 值 就是 对 美 的 钟 爱


一 是 不 借 助于
,

对 生 命的 钟 爱

直 接对 生 活进 行 审 美 观 照

不形
,

,

在 这个 过 程 中他 观 照 历 史
,

成凝 固的艺术 品

所 得 到 的创造愉悦 苦难
,

可 以 完 全抵 偿 他 所 受 的
,

这 后 一 种 途径 是 一 种 特 殊 的 艺 术 活 动 因为 它 是 一 种 生 命体验

所 以也是 深层 的 艺
。 。

司 马 迁著 书舒 愤 说

因 为 具有 相 当 的 哲
,

术 活动



魏 晋 名士 们 的 言 行 就 是 这 种 行 为
,

理深刻性 说


,

作 为 一 种 美学 观
,

为后 代 的 理 论
《孤 愤 》
, ,

他 们 有 痛苦

痛 苦 形 成 了生 命 张 力


而对这
而是 通

,

家所 接 受 和 发 挥 太史 公 日

如 李 赞 《忠 义 水 浒 传 序 》
《说 难 》



种 种 痛苦 的 宣 泄 没 有 直 接 诉 诸 呼 喊 过 曲折 的 审 美 途径 即 所 谓
的 情怀 行
,
,

,





魏晋风度




圣发愤 之所 为作 也

由此 观 之
,

古 之 贤圣 不


美的表 达



他 的 惊世 骇俗的特异 言 一 部 《世 说


愤 则 不 作矣
病 者 呻吟 也




不 愤而作


譬 如 不寒 而 颤


,

也像 艺术 品一 样韵味 无 穷

,

虽 作何 观 乎


《水 浒 传 》 者

新语 》就 是 这 种 特 殊 艺 术 的 精 妙 记 录
至 于 诉诸 笔 墨 文 字 的 艺 术 品
,

发愤 之 所 作也

蒲 松 龄 自题 《聊 斋 》 说
,

作 为撼发

集 腋 为裘
,

,

妄续 幽 冥 之 录


浮 白 载笔


,



主 体 生 命体 验 的 载体


,

也 有 着许 多 不 同 的 情
,

成孤愤之 书



余 序指 出
,
,

,

蒲松 龄 少 负 异
,

形 一 般说 来 这 种 生命 体 验 如 转 换 为理 念 而
,



以 气节 自矜
,

但 始 终 落拓不 偶
悉 寄之于 书 ”
,
, ,

平生
,

通 过 语 言 文 字 直 抒 胸 臆 地 宣 发 出来
品 格 将是 比 较 低 的
,
,

其 美学

奇气


无 所宣 泄

所 以书中



如 以 具 象形 式 却 又 紧 紧
虽 然具备 了 艺 术 的 外


多涉淑 诡 不 经 之 事 琦玮橘 诡
,
,

这 正如屈原 呵壁 问天

纠 结 着原 有 的 理 念

,

,

以 泄愤慈

抒写 愁思


这一

但 美学 品 格 仍 然不 会 高
,

只 有创作主体

线下 来
以发之

清 代的 二 知道 人 则说
曹雪 芹 之 孤 愤


蒲聊 斋 之
,

的 生 命体 验 和 对 世 界 审美 观 照 达 到 物 我 两 忘

孤 愤 假 鬼狐 以 发 之 施 耐 庵 之 孤 愤
,
,

假盗贼


而 尽 量 少插 进 理 念 阻 断 表 现 出来
,

以 世 界存 在的 形 式


假 儿女 以发之 , 同


这 才 是 真正 的 艺 术 品
,

是 一 把 酸辛 泪 也





而 司 马 迁 写 《史 记 》
蒲 松 龄 写 《聊 斋 》
,

悲 的情 怀

美 的表 达

,

艺术 家的 愤 愚 痛

施 耐 庵 写 《水浒 》
宣泄

, ,



苦 常 常 通 过 曲折 的 途 径 而得 到撼 发
代 文 论 中有 不 少 是 阐 发 这个 道 理 的 说
,

中国 古
司马迁


, 雪 芹 写 《红楼 梦 》 都 不 是 胸 中 愤 慈 的 直 接



而 是 通 过 审 美途径


以 世 界存 在 的 形
,

古 代 的 重 要 典 籍 《周 易 》




《春 秋 》


曲折 地 表 现 出来 的

正是 从 这 种 曲 折

《诗 经 》

《离 骚 》



《国 语 》

《孙 腆 兵
,



,

作 家才 得 以 沉 静 地 进 行 生 命体 验
,


从而

法 》都 是 受 苦 难 者抒 发愤 慈 的 作 品



诗书

达 到 生命 深 层 对 世 界 的 直 观 感 知 而产 生

美 也 由此

隐约 者

,

欲 遂 其志 之 思 也



,



此 人 皆意 有

以上的 话

,

似 乎 已 经 绕得 比较 远 了
,

,




级 原始饭 食如



糊汤








搅团
,







老鸽 美


不 谈 清 这 个 问题

我们 就没 法认识 贾 平 凹



史 转



之类

,

至 今嗜 之不 衰

推源 中 国 美 学 所以
” “

贾 平 凹 一 些 可 能不 被 人视 作 艺 术 活 动 的

,

最 初 对 味 觉 之 美 极为 重 视
“ “

行 为实 则 当属 对 生 活 进 行 审美 观 照 之 举 在


字由
,





组成



,

此 种 美便 向视 觉 听 觉 通


生 命 审美 化





,

审美主 体 的 生 命
,

情味

韵味







风味


等表述



历 程 可 以 化 入 到 之 后 他 任 一 时期 的 审 美 活 动 中去
的人
,

美感 的语 词
到 此而 止
,

,

总是 离不 开 一 个
,






, ,

成 为 诱 发 主 体 美 感 所 独有 的 因 素



,

童年 时代的 饭食 通 过 美感的联 系


并非 仅 仅 追 求 食 味 感 觉
通 转和擎 乳
, ,

成 一 种 审 美通 转 现 象
,



生命 审美化 ” 越 强
无 论是 美 好的 生 活
,

而 主 要 在 于 对 童 年 的 生 命体 味


就越是如 此



而 据 笔 者 的 观 察体验
,

在 潜意 识 中

一 个 人童年 时代的 生活
经历
,

复 合 为一 种 复 杂 的 审 美 活 动
以言状 的乡 情

召 唤 起一 种 难

抑 或伴 随 着苦 难 历 程 的 感 官 记 忆



觉的




视 觉的



味 觉的




触 觉的
,

,

都 会在 他

不 特如 此
用的食具
, , ,

,

去 年 平 凹 搞 到 几 个耀州 窑烧
,

一 生 的 生 命体验 中


频 繁 地 出来 参 与
,

制 的 蓝 花粗 瓷大 老 碗

这 不 但 是 陕 西 农 民惯
,

这 个人的 审 美活 动 经验
的 二十年 里
,

我们看看 贾平 凹的实 际
在 其漫 长

而 且 能 给 人浓 烈 的 历 史 感 和 文 化
贾平 凹
,

慰 藉 以 这 颗 灵 魂安 宁 的


感 从 此 在 现 代的 城 市 文 明 生 活 中
顿 那 怕吃一 小 碗 饭
里吃


是 门前屋 后 那 重 重 叠 叠 的 山 这 是 我 那 时 读得有
, ,

便 对 那些 玲 珑 精巧 的 食具器 皿弃 置不 顾
,






,

和 山石 之 上 的 明 月


也 要 盛 在 这 种耀 州 老 碗 这是


滋有味 的两 本书

好 多 人情 世 态 的 妙 事



这 不是 矫情
,

,



生命 审美化



是 从 那 儿获 知 的
的 生活
,

山 石 和 明 月一 直 影 响 着 我 里
,


平 凹写文章
纸 的 背面
,

如 果 把 每 个 字 都放 进 格 框

在 我 舞 笔 弄 墨 挤在 文 学 这 个 小道 上


他 的 文 思 就 会滞 涩

他 的 习惯 是 使 用 稿
,



,

它 又在 左右 我 的创 作
,

而 当体 味 着 山


草 稿 是 用 芝 麻 大 的 字 斜行 写 出


石 明 月 的 时候
的意会

,

便




悟 出许 许 多 多 不 可 言传 我觉


然 后 仍 用 背面 稿 纸 誊 抄
其 中有 卑怯 畏 缩 调镜之 风

, ,

从 这 个 习惯 里

,




他说

把 这 些 化入 作 品 中


们 同 样 窥 察 到 他 的 生 命追 求 和 人 格 顽 性 在 本质 上 仍 带 有 审 美 的 性质



,

得这 合于 我 的心境


我 觉 得这 合 于 我 眼 中的
山石
,

也 有 不 受 约 束 崇 尚 自 由的


美 的世 界 美 的 人 生 和 美 中 的 我
明 月 和 美 中的我 》
,

见 《平 凹 文 论 集 》
,



生 命 审 美化
,

在不 同 作 家 艺 术 家 身 上
成 就 作 家艺 术 家 的


这 些 话 一般 人 都 会不 大 理 解 作 家故 炫诗 意的 胡言 浪语 诚 最 实在 的 话
化”


会视 为是


会有 浓 淡 强 弱 不 同 表 现
条件 和 机 缘 很 多
很强 的人

,

其 实这 是 些 最 赤 生 命 审美
,

因此

生命 审美化 ” 很浓
,

,

就 是 我们所 说 的

未 必 都 会成 为 作 家艺 术 家
,

而在 所 以
只要

观 赏石头 是 贾 平 凹 的 一 个 特 别 的 癖

职 业 从 事 文 学 艺术创 作的 人 中 种


有 些 人的这




,

书 架 上 常 年 摆放 着 各 种 各样石头


这恐

生命 审美 化
,



也 并不 浓 并 不 强
,

怕也是

生 命 审 美 化 ” 的一 种 表 现


,

书 架上
与伴 随

生 命 审 美 化 ” 不 是 成 就 作家 艺 术 家 的 唯 一 但 是 有 一 点 可 以 肯定
,

的 各 色石 头 通 过 贾 平 凹 的 审 美 意 识 他 童 年 生 活 的 山 石 得 到 沟通 贾 平 凹 更 多地 是 使 自 己这 种


,

条件
又强


这就是


是大艺术家





生 命 审 美 化 ” 一 定 是 又浓

生 命 审美
,

,

并 贯穿 其 整 个 生 命历 程 的


化 ” 尽 量 隐伏 人
,

,

而在外 观上处处 无 异 于 常


现 在 我 们 通 过 贾 平 凹 的创 作 来 谈 他 的

以 免 因 为 惊 扰而 使 其沉 静性遭 到 破 坏


生命 审美 化 ”
,

但这 种

生命 审 美 化

的 行迹 终 将掩 藏不住

男 女 之 情 是 平 凹 作 品 写 得最 多的 一 个 内

而 时 时显 露 出 来

他 对 童年在故 乡所 吃 的初

容 其 中 与 此有 关 的 男 子

,

约略 可 以 分为 这

样三 部 分

第 一 部 分也 是 最 重 要 的 一 部分
,

,

的骨 肉 时节
,

,

男 子 是 泥做 的 骨 肉




,

甄 宝 玉说







是 作 家 作 自我 观 照 即 表 现 自身 生 命 体 验 的 男
子 , 第二 部分
男子
,

女 儿 两 个 字极尊贵 极清 净

,

但 凡 要说 的 从这 里

是 作 家 作外 向体 察 而 再 现 的
,

必用 净水香茶漱 了 口 方 可 ”


都 带 有 流氓 气 或 匪 气
,


第三 部 分 是 前

我 们 将 不难 理 解 他 们 擅 蜕 去 阳 刚 之 气而 女 性 化 的深 刻 根 源 平 凹 笔 下 的 第一 类 男 子 如 五 魁 等
,

两 部分 相 杂揉 的

即 外 向 体 察 与 反 求诸 己 复
《天 狗
、 、

合 而 成的 男 子
的话
,

如 果 要 举 作 品 中 的 人 物 实例


虽大

则 第一 类 的 男 子 有 天 狗
《商 州 》 《美 穴 地 》

多 在 外 部 气质 形 貌 上 与 贾 宝 玉 不 同
是 贵族 中 的 公 子 哥 儿
,

,

贾宝玉

秃子
子言

光子


《人 极 》 《五 魁



,

而 他们 则 是 下 层 的 苦
,

五魁






,

地 位 的 低 下 和 生 活 的 重 压 使他 们 往 往 卑
,

第二 类 的 有小 男 人 《黑 氏 》
躁》


雷大空


《美

微 狠 琐 绝 无 贾 宝 玉 的高 雅 风 流 但 在 内 在 本

村长
门门

远 山野 情

苟伯都


质 上 在 对 女性 的 意 识 和 态 度 上 则 与 贾 宝 玉
,
,

穴地 》
情》 躁》
、 、

等 , 第三 类 的 有 吴 三 大

《远 山 野

全无 二致



从 人 格深 层 的 神韵 看


,

五魁等就

小 月 前 本协
,

金狗

《浮

是 贫 苦 农 民 中 的贾 宝 玉

这 些 人 的 灵 魂 中都
,

禾禾

《鸡 窝 洼 的 人 家 》





化 入 着贾 平 凹 的 人 格 说 》 说的 中

,



正 如 平 凹 在 《四 十 岁
,
,

这 里 只 说 第一 类男 子
国 的特 殊 文 化 造 就 出来 的

这 种 男 子 是 由中 也可 说是 从 中国
,

爱 情 的 故事 里 写 男 人 的 自卑


,

对 女 人 的 神 敬 乃 至 感 应 世 界 的 繁 杂意 象 这
合于 我 的心境
,

封 建 文 化 中 异 化 出来 的 仅 成 为 泄 欲 的工 具




中 国 封 建 的意 识 形
,



我 想 曹雪 芹 写 贾 宝 玉 也 正


态 是 压 制 和 歧 视 妇 女 的 在 男 性 问题 上 女 子
,

是如 此 这 是 创作 活动 中 的
的追求
,

生 命 审美 化

”。

平 凹 笔 下 的这 类 男 子


我 们 曾 经 说 过 贾 平 凹 在 作 品 中对 神秘 感 我 们 并 认 为 神秘 应 当 是 一 个 审 美 范
,

对 中 国 封 建 男 权 思 想 有 其 逆 反 的性质 对 妇女 极 其 尊 重 和 仰慕
首下 心为她们 服 务


他们

,

视 之 为 菩萨


,

把低




,

神 秘 作为一 种 美感
,

能 在 审 美 中 产 生诱


给 她们快 乐 视 作 自 己 的

惑和 魅力


给人深邃
,



悬念

难于 穷尽 的感

幸福




,

又 绝 不 对 她们 萌生 砧 污


占有 的 邪
,

这 所 以 是 深 层 的 美感


,

是 因 为它 体 现
,

他们最 重
,

情,


,

柔情似水

却 又 汰弃
,

了 人 的 生 命本 能

表 现 着人 对 世 界 的无 限 和
不 少人都 知 道 贾平 凹

欲”

以 欲 为耻


这 对压 制 歧 视 妇 女 有欲
,

永 恒 的追 求 和 探 索 色彩 的 内 容

无 情 的封 建 男 权 意 识

是 一 个反 动


因而 具

对 中 国 神 秘 文 化特 别 是 对 民 俗 文 化 中带 神 秘
,

有反封 建 的 中的

,

民 主 的 性质

但是

,

这 类男 子

有 着 浓 厚 的兴 趣
,

,

除了经常表

仍 然 受 着 中 国 文 化 的制 约


,

如 儒 家行 为 规 范


现 于 他 的 作 品 中而外



还表 现在 日 常 生 活

非 理勿 动 ” 就 成 为 他 们 人 格 的 有机 成
就是说
,

当他 在



静虚村
, ,



参 禅打 坐 或 对 事 物进

使 他 们 具 备 着儒 雅 的君 子 风 范


行 灵力判 断 的 时候
世 界相感通 的境界
,

便 达 到了 物 我相忘而 与

他 们 的 意 识 和 行 为 既 有 着 反 封 建 的 成份



这 也 是 不 诉诸 笔 墨 的艺



有 着 向封建 意 识 就 范 的成份
气质 上 不 能 不 说 是一 种 变态
女 性化
,

另外

,

他们在

术 活 动 是 非 创 作 活 动 中 的 生 命 审美 化 ” 这样

,
,

,

这 种 变态 就 是

对 贾 平 凹 这 样 的艺 术 型 作 家 来
,

这 同 样 与他 们 对 封 建 男 权 思 想 的 逆


无 论是诉诸笔 墨 的 艺术 创 作 活 动
,



反 相 关联
的倾 向 心

因为 对 女 性 的 同 情 和 对 女 性 人 格

是不 诉诸笔 墨 而 对世 界 万 事 万 物 作 审 美
观 照 的 生 命体 验 行 为 动


,

使 他 们 在 气质 上 发 生 对 男 性 阳 刚
,

实质 上 都 是 艺 术 活
,

之 气 的异 化

,

而 变得女 性 化
,
,



这 种女性化 由


也 许 他 经 历 着许 多 痛 苦 和 忧 患


然而 通

潜意识逐渐 走向明晰

到 曹雪 芹 笔 下 的 贾 宝
说是

过 观 照 世 界 作 生 命 体 验 的 察性 使 他 永 远 与 美

甚 至有 了怪诞 理论

女 儿 是 水做

同在

因 为 娘 发 优 愤 的 生 命 体验 乃 是 一 种 审



美 活 动 其 结 果 往 往 会 产 生 出 色的 艺 术 正 是
,



地》 想 稳
,



《白 朗 》
?



《五 魁 》 等 中 篇


?



听他 在
到后 来

审 美 活 动 在 贾 平 凹 这 样 的 艺 术 型 作家 生 命 进 程 中 的 普泛 化 被 我 们 称 之 为 生 命 审 美 化
,

《人 迹

跋 》 中说 的 话 吧
,

整 日的独 躺 独
,







起 先 以 为 是 一 种 最 残 酷 的刑 罚 现 在 不 会迷 糊
, ,

至此

,

我 们说


贾 平凹是 以 艺术为生命
,

便 觉得 有 吸 大 烟 的 效 果
,

因为夜 里 睡 得 安
,



,

人 们 对这 个 论 断 将 易 于 接 受
,

而 且 不致
,

你 想 啥就 来 啥


睁 着眼

有 别 的 误 会了

如 果 在 文 章一 开 始

我们 就
,

睛好 像 又 在 梦 中 化 章


所 以便 疑 心 庄 子 一 定 是 患


把 这 个 结 论 写 出来

一 定 会被 认 为 是 率 尔 夸 也 我

过 大 病 躺过 病 床 的



这 岂 不是



生 命 审美
,

张 或轻 挑 的 美 化



或 即 使 承认 这 一 论 断
即 以 艺 术 为 生 命 的 问题
,


同一 篇 文 章 中 的 另 一 段 话
以艺术为生命


恰好可
,

会理 解为 这 指 作 家仅 是 钟 爱 形 式 的 唯 美 主 义
对这 一点
,

以给
,

做注脚



写这 些 文
以为
,
,

,

家人 和 朋 友 一 经 发 现 都 极 力 呵 斥


们 还可 以 从 玄 虚 的理 论 中 拔 出来 的 事 实来 进 行 验 证
,

而用朴 素
,

我 这是 不 死 且 催死 病 不是 我 写 作所 致 需要


其 实我 很 爱 我 的生 命

,

病 中写 文 章 也 不 受 累
,

年秋

,

平 凹 正 在 西 安 南 郊住 院
,



写 文 章 如 同打 针 吃 药 一 样都 是 为 了 我 活 着 的


院 对他 的 病 很 重 视
这时 月
,

也 管理 得 比 较 严
,



就在
,

这 已 经 说 得 相 当透 彻 了

无需我再

他 接 到 中 国 作协 的通 知

说 美孚 石 油


来 饶舌



公 司 决定 把 院 的意 见
,





飞 马 文 学奖


授 给他


读者 们 心 里 经 常这 样 嘀 咕
是 很苦



三 十几 岁 的
,

日在 北 京 颁 奖

考 虑 到 身体 状 况 和 医

,

贾 平 凹 在十 几 年 里 写 了 四 十 多 本 书

他是 不

平 凹 不 打 算 去参加 领 奖 活 动

现 在 再 来 回 答这 个 问题 就 比 较 容 易
,

当 时 正 好 要 去北 京 改 稿

就和 俊芳



见 喜一
,

既 然 审美 活 动 巳 经 成 为 他 贯 穿 于 整 个生 艺 术 创 造 活 动 也 就 成为最 大
,
,

起 在 京 同 作协 领 导 及 外 联 部 同 志 商 量 了 这 件

活 的生 命 需 要 的 精 神满 足



,

作协领 导 认 为
, ,

,

这 是 一 项 国 际奖


得主

不 但 不 会感 到苦


反 而 会得 到

又只 是 一 人

又 要 举 行 新 闻 发布 会和 隆重 的

身 心 深 层 的 愉快
后 的踌 躇 满 志
,

这 种 愉 快 不是 创 造 成 功 之
,

颁奖仪 式

平 凹 不 出席 是 不 行 的
, ,

作 协对 此
,

恰 是 与创 造 活 动 同 步 的 一 种 在 常年
、 、

做 了 周 密 妥 善 的安 排 机
,

让平 凹 来 去 乘 飞 对 外保 密 到
,

过程



所 以 他 没 有 含笔 腐 毫 的 艰 涩
,

到 京后 安顿 在前 门饭 店


的生 活中

他 照 样游 乐
,
,

照 样 下 围棋


打麻


时 只 出席 主 要 活 动 就 行 了
的劳顿

这 样就 不会受 大
,






看录 像和 朋 友聊天

不放 过 电 视 节 目
写字


在 颁奖 活动过 程 中
,

作 协领 导
,





中 的每 一 场 足 球 赛
,

并经常写 诗



委 会 的前 辈 作 家 和 北 京 文 学 界 的 朋 友
泞 平 凹 要 全 力养 病

都叮

因 为 这 对他 来说 都 是 艺 术 活 动
,

诉诸笔
互相渗

珍 重 身体


,

最 好能把写
,

墨 的艺 术 活 动 与 不诉 诸 笔 墨 的 艺 术 活 动有 时

作 停一 个 时期
切 于
,



这 些 叮 泞 发 自肺 腑

恳恳 切
,

并 不能分得很清

,

两 者 运 动 着 转换

,

,

表 现 了 热爱 天 才 的 心 肠
,

这些话

平凹

相得益彰




完全能理 解


也 带 着感 谢 之情 接受 了

,


,

但由

对 生 命 审 美化 的 作 家 来 说

写 作 品是

以艺术为生命

暂 停写 作 他 根 本 办 不
《瘪家 沟 》
,


一 种 精 神享 受



即 审美 享 受
,


,

审美 怡 悦 并 不



,

那 样 对 他 反 而 是 一 个 折 磨 所 以《浮 躁 》


为 艺 术 欣 赏 者 所 独享

艺 术 品 的 创 作者 必 先

之 后 他 写 了 《故 里 》

《龙 卷

于 此 而领 受 了 深 刻 的 美感
,

创 作 者 与欣 赏者


风 》三 部 中 篇

,

年 盛 夏酷 热


他 因赶 写
,

生 发 于 艺 术 品 的 审美 感 受 其结 构 情调 都 会
,

长 篇《忙 忙 人 》 病 住 院 累

从 北 京领 奖 回 来


有 所 不 同 除 表 演 艺 术而 外 两 者 因 不共 时 而
,

在 病 房 里 写 了 《太 白 山记 》 和 《人 迹 》 中 的

互 相 悬隔 着
,

,

但 两 者 却 共 同 系 连 在 同 一 作品


沐部 分 篇 什

,

其后

,

又 写 了 《烟 》

《美穴

之 上 都 有 审 美 神 经 通 向同 一 艺 术 品 所 以 对
了 幸

贾 平 凹 来说

,

不 受 既 定 框 范 制 约而 保 持 适 意
就 像看 戏
,


观照

,

而 去进 行 他 没 有 兴 趣 的理 念 活 动
、 。

,



心 境 的创 作

,

打猎



喝酒



赏月
而受

政 策 的确 切 参 照 辑 的 审度 等等

对 事 物外 在 形貌 和 发 展 逻
,

一样

,

是 一种 享 受


当 然 不 会感 到 苦

,
,

用 绘 画 作比 喻
,
,

他 习 惯于 抓

诸 多 制 约 的 不 自由状 态 下 的 精 神劳 作 他 感 到苦 不 堪言
平 凹在

会使

取 神 韵 的 中国 写 意 画 的情 绪 和 艺 术 个 性

以 求 在 画 中宣 发主 体

浮躁 序言 之 二 》
,

追 求个 体 感 应 宇宙 人 生


中说



我再 也 不 可 能 还 要 以 这 种 框 架来 构


所 生 发 的禅 意
最后
,

,

而 不 习惯 于 从 形 到 神


从表

写 我 的作 品 了

换句话说

这 种 流 行 的似 乎 将有 些 不 那 么 适


到 里 都 具 有 真实 感 的 西 洋 画

情状

严 格 的 写 实 方 法 对我 来 讲

,

我 必 须 把 这 样一 个意 思 表 达 清
,



,

甚 至 大有 了 那 么 一 种 束 缚


,



我 在 《谈 平 凹说 他

本 文是 从 文 艺 心 理 学 的角 度


如 实地 描

浮 躁 》 一 文 中分 析说
写 得 很苦

在序中

,

,

述贾平 凹 的
,

生 命 审美 化




和 创 作 中的 审美

他之所谓
,



其 实并 非 情 节

并 不是 从 社 会学 角度 进 行 作 家 及 其 作
,

推 进 上 的 左 支右 细

而 主 要 指 他 在这 部 书 的


品 的价 值 判 断

写 作 中未 能 时 时领 略 那 种 以 主 观 追 求 为 依 据

很 明显 家》

,


《小 月 前 本份
?



《鸡 窝 洼 的 人

的艺 术宣 泄 的 创造快 感 种 创 作情 状 我在
,



类 似 《浮 躁 》 这

《腊 月

正 月》



《浮 躁 》 这 些 作
,

他在




年 就 出现 过



得 到社 会 广 泛 热 烈 的 赞 誉
,

这 是 谁都 看


年 评 《小 月前 本 》 等 三 部 中 篇 的文
应 当 承认
,

到 的事 实 地》


而 且 起 码 在 目前


,

这 些 作 品 的社
《美 穴

章 中指 出



,

《小 月 前 本 》 等三

会 价 值 大 于 《天 狗 》

《黑 氏 》


篇 作 品 的现 实 主 义 化
到 承认 和 允 许
,

是 带 有 一 定 的被 动 性

《五 魁 》 等 作 品

但 是 超 越 于 社 会功

非 现 实主 义 的 创 作 方 法 尽 管 在 理 论 上 得

利 而 从 文 艺 科 学 的 高度 来 进 行 冷静 严 肃 的 研 究则可看 出 有被动性
,

但实 践 中 总 不免 受 到 各 方 面
贾平 凹要创作
,

,

前一 组 作 品 是 贾 平 凹 创 作 中带
,

的责 难



现 实主 义 独 尊 在 当 时 几 乎 是 带 有 一
,

感 到 自 由较 少
,
,

审美 愉 悦 不 够

统之 势 的观念
望 像一股 泉水

他 的写作欲
,





不够强 烈

因 而 丧 失 了 不 少 创 造 灵气 并

,

要 向外 涌

,

向前 流
,

在本来
,

伴有 痛 苦 感 的 作 品
的创 造心 境
相 应合 疑的 白 正果
,


在一定程度上 乖 违 了 他


可 以 流 过 去 的方 向 障碍 太 多

左 冲右 荡 过 不

后 一 组 作 品 则 与 他 的 人格 气质



,

最 后 必 然 是 从 留有 出路 的 地 方 向 前 流


,

适 是 他 创 作 中 自申 意


能领 略 到 高


这 是 贾 平 凹 小 说 创 作 出现 现 实 主 义 插 曲 的 另

度 审美 享 受 的 作 品


这 是 千 真万 确
,

无可置

一原 因

既带有 被动 性
, ,

,

精 神就 不 是 处 在 游

请 看 平 凹 本 人 在 《四 十 岁 说 》 中 的 自
生 命完 满 得 愈 好
,

刃 有 余 的 自由状 态

创 造 力就 受 到 一 定 程

通 往 大境 界 的法 门

度 的压 抑

创 作 就 会失 去 许 多 放 光 彩 的 机

之程愈短

如果 是天才

,

有夙愿


,

必 会修 成







这 就 是 大作 家的产生
,



我认为研 究

这 种 情 况 是 由创 作 主 体 的 气 质 类 型 所 决

作 家 的 人格 气质 和 审 美 意 识 与 艺 术 创 作路 径 的关 系



审 美情 状 及 其

定的

,

不 同 的 人 格 气 质 会 产 生 不 同 的 审美意


的 确是 一 个 意 义 深
,

识结构

不 同 的 审 美路 径 和 对 某 一 特 定 创 作


远 的课 题



所 以 我 希 望 我 上 述 的一 些 话 能 够
而 不 要 轻 率地

方 法 程 度 不 同 的 自由 感 作方法
,

对于 严 格写 实 的创
,

被 搞 理 论 批 评 的朋 友们 正 视



贾 平 凹 虽 然也 能 够 运 用
, ,

但 在运 用

看 成 是 一 个 性 情 怪 癖 的 评 论者 专 唱 反 调 的捣

这 种 方 法进 行 创 作 时 虚 的 审美心 态

他 常 常 不 得 不 离开 静

离开 对 世 界 物 我 合 一 的 审 美

斑任 编 辑

许 振强


生命审美化_对贾平凹人格气质的一种分析_图文.pdf

生命审美化_对贾平凹人格气质的一种分析 - 生 命费 审秉 美勋 , 化 人

生命崇拜与心灵净化_贾平凹文学创作的性意识分析_图文.pdf

生命崇拜与心灵净化_贾平凹文学创作的性意识分析_文学...以期对这位作家的文化人格进行更深一步的探讨与把握...在文学作品 中给以对象化的实现, 并给予审美化的观照...

贾平凹审美追求的变迁_图文.pdf

对贾平凹这--6'1作的美学追求进行了更加明晰化的总结; 1992年贾平凹研究专家费秉勋先生在《当代作家评论》上登载《生命审美化对贾平凹人格气质的一种分析》一...

谈贾平凹八十年代散文的审美品质.doc

因此,我们可以总结出贾平凹生命审美化”所包含 的内容:一是包含主体对生命历程...前面也曾说过, 一种气质的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也会包 含了他的气质, 因为成型的...

贾平凹_图文.ppt

贾平凹的力量在于生命是烧不尽 的,是隔不断的…...女性的性格(一)美丽 ? 贾平凹笔下的女子,几乎个个...

论文资料.doc

以具体作品为例分析贾平凹小说的艺术特色 年代,贾平凹...生命审美化对贾 平凹人格气质的一种分析...

贾平凹早期作品赏析.doc

后来被贾平凹极大发展的灵性、灵气和个人特有的气质...人格化或者神化了,它们成为人性和人格力量的一种 ...作为精神表现型作家, 本来就注重个体生命情感与精神...

匪事与人性_对贾平凹涉匪小说的解读_图文.pdf

) 摘 要: 贾平凹涉匪小说以匪人匪事撑起小说叙事空间, 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深刻...生命审美化_对贾平凹人格... 6页 5下载券 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贾平凹...

试论90年代以来陕西文学批评的多元化态势_李春燕.pdf

《贾平凹创作心态探析 》、有: 吴进的 费秉勋的《生命 对贾平凹人格气质的分析 》、 李继凯的 审美化 《矛盾交叉: 路遥文化心理的复杂构成 》、 肖云...

_废都_后的贾平凹长篇小说创作心理论_许爱珠.pdf

分析了他创作转型后的得失成 败之由,认为贾平凹的双重文化人格的深层冲突及其生命本体在审美情感上的...这里所谓的微观,指的 就是作家具体创作中的气质性格...

_废都_后的贾平凹长篇小说创作心理论.pdf

分析了他创作转型后的得失成 败之由,认为贾平凹的双重文化人格的深层冲突及其生命本体在审美情感上的...这里所谓的微观,指的 就是作家具体创作中的气质性格...

论贾平凹.doc

现代人的精神困境, 这是 《废都》 的艺术审美性...贾平凹文学生涯很重要的一部作品,是他的一生命之...愈是文化人格完善的人, 在文化裂变中愈是痛革。 ...

两种文化视野_两种审美倾向_贾平凹_陈忠实比较谈.pdf

“ 我甚至觉得, 我的生命, 我的 一著名作家贾平凹...贾平凹的审美追求 和人格理想深深蕴涵着以陕南山地为...这种由传 统文化内化和认同的男性气质为他带来了尊敬...

贾平凹小说的性描写对人性的揭示.pdf

文学中的性描写 ,是表现人性的一个维度 。贾平凹以...“物化” 的存在状态 , 反映了男权主义的审美观和...的性价值取 向 ,也体现了作者对主人公人格的褒扬...

贾平凹小说中对生存的焦虑和生命的忧思.doc

贾平凹产生焦虑情绪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出身农民和知识分子文人的双重身份使他对现实更加的关注和自主思考,也与他自身性格、精神气质密切联系,并且,自80年代末...

论贾平凹生平经历对其创作心理的影响_图文.pdf

何文辉(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湖南湘潭411201) [摘要]贾平凹的创作心理是一个自然发展变化的过程,受到他的生存环境、性格、爱好、人生际遇以及审美追求等 因素的影响...

贾平凹早期散文的美学追求.doc

‘心理’ 沉淀陪伴着他的一生,铸造着他的精神气质...的中国艺术审美传统的点化, 颇能启迪我们对贾平凹...而且,贾平凹这一时期的人格心性,也特别容 易从“...

贾平凹.doc

《发展爻化的过程,受到他的生存环境,性格,爱好,人生际 遇以及审美追求等 因素的影响.自卑是他心理状态的一个显着特征,贾平凹在超越自卑过程 中复杂, 丰富的内心...

贾平凹先生的作品的特点.doc

一种古朴而又平淡的氛围中,贾平凹道出他对生命...不直接地袒露著作者的思想、 情感、志趣乃至人格和...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 正直勇敢气质...

贾平凹_图文.ppt

2.生命活动和审美活动 的结合阅读和欣赏文学作品 成为一种补偿性活动 3.羞怯与执拗相统一的 性格 “不善言辞动作,实是一呆人 ” (二)贾平凹的创作历程贾平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