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hkdz.com冰点文库

普心新增社会心理5

时间:2011-01-08


说服



说服是一种改变他人态度的最有效的方法。在态度改变过程中,被说服者首先要学习信息的内容,在学习的基础上发生情感转移,把对一个事物的情感转移到与该事物有关的其他事物之上。

说服效果受说服者、说服信息、被说服者、情境等因素的影响。通常说服者的可信度(如专家资格和可靠性)、吸引力(说服者的外表、是否可爱、与被说服者的相似性)都会影响说服效果。要想说服别人,除了我们自身的特性,还与我们说的话里所包含的信息有关,如说服信息中所提倡的态度与被说服者原来持有的态度之间的差异,说服信息唤醒的惊恐感,信息的呈现方式等。被说服者的人格、心情、卷入程度、自身的免疫情况、个体差异等也会影响说服效果。同时说服时的情境,如预先是否有警告,分散注意的情况下更有利于改变态度,说服效果更好。







从众与服从



从众与服从



从众是指个人在社会团体压力下,放弃自己的意见,转变原有的态度,采取与大多数人一致的行为。所谓“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就是从众的最好例证。社会心理学家认为,从众行为是由于在团体一致性的压力下,个体寻求的一种试图解除自身与团体之间冲突、增强安全感的手段。实际存在的或头脑中想象到的压力都会促使个人产生符合社会或团体要求的行为与态度,个体不仅在行动上表现出来,而且在信念上也改变了原来的观点,放弃了原有的意见,从而产生了从众行为。个体在解决某个问题时,一方面可能按自己的意图、愿望而采取行动,另一方面也可能根据团体规范、领导意见或团体中大多数人的意向制定行动策略,而随大流,人云亦云总是安全的、不招风险的,所以在现实生活中不少人喜欢采取从众行为,以求得心理上的平衡,减少内心的冲突。

从众行为依存于一些因素,如团体规模,规模越大,赞成某一观点或采取某一行为的人数越多,则团体给个人的压力就越大,个体越容易从众;团体凝聚力,即团体成员间相互吸引的程度,它取决于团体中的人际关系,团体凝聚力越强,团体成员间依恋性、意见一致性以及对团体规范的从众倾向就越强烈;个人在团体中的地位,在团体结构中,居于较低地位的个体常感到来自高地位者施加给他们的压力,人们往往愿意听从高地位者的意见,而忽视一般成员的观点;团体中其他成员的影响,如团体中出现一个反从众者时,其他人的从众行为会大大减少;个性特征与性别差异,如智力、自信心、自尊心等个性心理特征与从众行为密切相关,例如思维不够活跃,自信心较低的人更易产生从众行为。



服从是指个人按照社会要求、团体规范或别人的愿望而作出的行为。这种行为是在外界压力的影响下而被迫发生的。服从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定的有组织的团体规范影响下的服从,如遵纪守法、维护社会秩序等;另一种是对权威人物命令的服从,如一切行动听指挥、下级服从上级等。个人服从集体,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是社会团体所强调的组织原则。个人对社会团体的各项政策、法律以及各种规章制度,不管自己愿意还是不愿意,都是必须服从的。人们在团体活动中有时还会对个别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权威人物表现出服从,这种服从往往也是无条件的。一般说来,人们的服从行为可能与其本人内心愿望有一定的距离,而又不致于引起激烈的矛盾和冲突。但当权威人物的要求与个人的道德和伦理价值发生很大矛盾时,个人违背了自己的良心而服从权威的命令,精神上就会感到惶惑不安。例如,在一个流氓团伙中,每个成员都必须服从团伙首




领的命令。其中有些人是误上贼船不能自拔的,他们在团伙首领的威逼下只得服从命令,被迫昧着良心去干坏事,其内心深处却常感到十分痛苦与不安。








去个体化

去个性化是指在某些情境中,个体的自我认同被团体认同所取代,个体越来越难以意识到自己的价值与行为,而是集中注意力于团体情境之上。此时,个体丧失了抵制从事与自己内在准则相矛盾的行为的自我认同,从而做出了一些平常自己不会做出的反社会行为。此现象的研究源于“社会传染”,即激动的群众倾向于有相同的感受和行为,因为个体的情绪可以传染给群体,这种情况下即时一个成员做了一件大部分人反对的事情,其他人也会倾向于仿效它。社会传染是因为正常控制机制的崩溃,即道德意识、价值系统以及社会规范不再能够约束人们的行为,自私、侵犯及性冲动随便发泄,从而导致暴力与反道德行为。去个体化包括个体责任感的丧失和对团体行为的敏感度增加。匿名性、自我意识功能的下降都可能导致去个性化的产生。




社会助长与社会惰化



社会助长是指人们在有他人旁观的情况下工作表现比自己单独进行时好的现象。社会助长的产生可能是因为有他人的存在,当他人出现时,会使人们的唤醒水平增强,而这种生理唤醒水平的激起进一步强化了人们的表现。或者可以从害怕被他人评价的角度解释社会助长,在有他人存在的环境中,人们由于担心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而引发了激起,并进而对工作绩效产生影响。由于社会助长作用不仅在人类存在,在许多动物身上也有类似现象发生,而我们相信动物是用不着担心评价的。为了解释这一点,分心冲突理论认为,当一个人在从事一项工作时,他人或新奇刺激的出现会使他分心,这种分心使得个体在注意任务还是注意新奇刺激之间产生了一种冲突,这种冲突使得激起增强,从而导致社会助长的产生。

社会惰化是指在团体中由于个体的成绩没有被单独加以评价,而是被看做一个总体时所引发的个体努力水平下降的现象。关于社会惰化产生的原因,第一种观点认为在团体中,由于个体认识到自己的努力会埋没在人群中,所以对自己行为的责任感降低,从而不大去努力,致使作业水平下降,由此可见,社会惰化与责任分散有关。第二种观点认为社会惰化和社会助长是产生于不同的情境之中的,在社会助长情境中,个体是他人影响的唯一目标,所有的社会影响均指向该个体,当在场的他人增加时,社会影响也增加;而社会惰化现象则发生在团体成员完成团体外他人指定的作业时,每一个个体仅仅是外人影响的目标之一,外人的社会影响会分散到每一个体身上,随着团体规模的增加,每一个体感受到的压力随之降低。




群体极化与群体思维



群体极化是指在群体中进行决策时,人们往往会比个人决策时更倾向于冒险或保守,向某一个极端偏斜,从而背离最佳决策。在阐述论点、进行逻辑论战时,一些成员变得具有防御性。当他们面对挑衅时,态度会变得更为固执甚至走向极端。在某些情况下,群体决策偏向保守一端;但在更多的情况下,群体决策偏向冒险的一端,比个体决策更倾向于冒较大风险。虽然风险决策会有较高的回报,但是失败的决策常常带来灾难性的后果。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包括群体成员之间的信息沟通、群体规范的压力作用、群体内部的暗示和从众、群体内聚力的大小、以及权威人格的影响等。

群体思维,最初是由Janis于1972 年提出并于1977 年和1982 年进一步扩展的。他在1972 年通过对一些执行问题解决任务的小群体行为的观察,提出了一系列的假设,并将这些假设综合后称之为群体思维。群体思维发生于在任何有高度凝聚力的小群体中,其成员倾向于通过无意识形成共同规范来维持团体的精神,从而阻碍了批判性思维。

群体极化通常是发生于群体成员之间的相互讨论使得他们对某个事物的观点朝更消极或者更积极的方向发展,而群体思维是指向群体自身的,个体极端去个性化,表现为群体的非理性。



合作、竞争与冲突



合作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在工作、体闲等社会关系中通过相互帮助、共同活动,以追求共享的目标,享受共同的成果,或增进友谊的行为。在合作的条件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友好的、和谐的。多伊奇根据实验结果指出合作有三种心理学意义:第一种是相互帮助,参与合作的所有成员的某些行为是可以相互替代的;第二种是相互鼓励,小组成员为共同实现目标而彼此发生积极奋发的情绪,如果组内某—成员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小组的目标愈益接近,则能受到组内其他成员的拥护与欢迎,并对他加以表扬与鼓励;第三种是相互支持,小组成员彼此之间抱着积极支持的态度,若组内成员在完成共同任务中遇到困难时,其他成员想方设法帮助该成员克服困难。在合作条件下,人们彼此之间表现为亲密友好的关系。

竞争是个体或团体的各方力求胜过对方成绩的对抗性行为,甚至有些参与考不惜牺牲他人的利益,以期最大限度地获得个人利益的行为,目的在于追求富有吸引力的目标。个体或团体的竞争机会众多,则成功或失败的机会也众多,因为一方若成功,就意味着另一方失败。在团体活动中,竞争往往采取竞赛的形式。可以说。凡是可以比出水平高低、成绩大小的一些较量性行为,都属于对抗性的、在人们心目中都被认为是一种竞争。多伊奇指出,在竞争情境下,各成员之间表现为相互对立、不友好、不支持。但是人们在竞争条件下,活动的数量与质量都有很大的增长。

冲突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相互对立的需要同时存在而又处于矛盾中的心理状态。冲突的特征主要有:冲突的直接目的是打败对方,是直接以对方为攻击目标的一种互动行为;冲突双方必须有直接的交锋;冲突各方所追求的目标既可能相同又可能不同,这与竞争必须是对共同目标争夺的情况不一样;冲突在形式上比竞争激烈得多,它往往突破了规则、规章甚至法律的限制,带有明显的破坏性。冲突产生的原因可能是各种各样的,但归根结底是由社会不平等造成的,其中主要是财产、权力和声望分配的不平等。冲突的破坏作用显而易见,但也有刺激社会进步的作用。对冲突的社会功能,社会学界存在不同意见。结构功能主义对冲突采取否定态度,而冲突理论则强调冲突的正功能,认为一个社会中存在错综复杂的冲突,可以防止社会分裂和社会僵化。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