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hkdz.com冰点文库

纳兰词中亲情缺失之因探赜

时间:2016-04-02

纳兰词中亲情缺失之因探赜

前言
纳兰性德以其短暂的三十一载的人生之旅演绎了一曲凄美悲歌,他犹如流 星,急促地划过清初词坛的天空,留下了惊艳的一瞬。纳兰的人生之旅虽然颇为 急促短暂,但其生命的结晶——词作却唯美得令人无法遗忘,将常留天地之间。 即便时光无情地流逝了三百多年,仍无法憔悴他的容颜,消散他的幽怨,埋藏他 的诗篇。 他出身于名门,是天生的贵族,有着显赫的家庭背景和尊贵的地位;他天生 聪慧,勤敏好学,才华横溢,文武双全;他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入值宫门,前 程似锦,未来无可限量。然而,这些于他不过是过眼云烟,皆是浮名而已。他淡 泊名利荣华,身世和富贵给他带来的更多的是无奈;他有一身才学,却无用武之 地,凄苦悲凉、忙忙碌碌中度过一生;他身为八旗子弟,渴望有一番作为却只能 苦苦挣扎于宫廷的斗争纷扰之中。无奈他又是个“痴情种” ,敏感而多情,仿佛 带有与生俱来的哀愁,写下许多凄美动人的篇章,感慨着人生的无常,亲情苦、 爱情苦、友情苦,事事皆苦,终酿成了其悲情的人生,悲苦之命运。 历经人生无常,尝尽悲情苦感后,他写下了一首首动人心魂、感人至深的词 作,真切的抒发其心魂感悟,字字情真,句句情深,篇篇令人断肠!他的至交好 友顾贞观曾说: “容若词,一种凄婉处,令人不忍卒读” [1]。纳兰之词不仅给后 人留下了无限的伤感, 也使他在清初词坛上成了最具影响力的词人,正如王国维 所言: “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2]纳兰词在民间更是家喻户晓,曾经出现过“家 家争唱”[3]的盛况。承平少年,乌衣公子,其词却弦弦掩抑,幽怨凄暗,令人不 欢!所谓别有怀抱者也。 “自古才子多零落,一腔歌苦付文章。 ”词作背后的纳兰 的心魂悲苦——“纳兰心事”何人能知,何人能懂?恐怕“如鱼饮水” ,冷、暖 自知。纳兰作词的心灵背景,词中的百般滋味我们无法亲身体会,但纵观其词我 们将会发现,他对于亲情的描写少之又少,这就是纳兰词中亲情缺失现象。是何 原因导致其词亲情的缺失?这是本文拟作具体分析的,下面将分别从亲情之悲、 家族情悲、仕途之悲三方面进行详细论述。

一、纳兰词亲情之悲的表现及原因
亲情是每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必要的情感土壤,没有温馨的家庭环境,就如同树 木花草缺失阳光雨露一般,对其成长非常不利。纳兰性德虽出生在贵族之家,却 缺少了平常之家的人情温暖。 在这一点上纳兰是非常不幸的,他既不拥有正常的 父爱,也不能享有温情的母爱,这是纳兰青少年时代生长环境中的缺陷。 我们先看其父爱上的欠缺。 纳兰的父亲明珠, 在顺治时担当侍卫, 崭露头角, 继而步步高升,到康熙初继位时升为内务府总管大臣,掌管了大清的宫廷事务, 而后又多次升官,直至最后,把持了朝廷大权,权倾朝野。据史料记载,他“警 敏善断,事无大小,洞见本末,措置规画,纤悉中要”[4]。有此成功的父亲做楷 模, 纳兰从小便胸怀远大的政治理想, 渴望将来能像其父一样能有一番大的作为。 为此,他十分努力,十四岁便通“六艺” ,十七岁入国子监读书,十八岁参加乡 试,考中举人,二十二岁成进士,名列二甲第七名,前途一片光明,似乎青紫拾 芥,平步青云。可就在此时,他犹豫了。 父子人生价值观上的矛盾。 随着时光的流逝和纳兰自身的成长,他渐渐厌恶 了浑浊不堪的官场,也慢慢知晓了父亲把持朝政、贪污受贿、卖官鬻爵、结党营 私的行为。史料中记载明珠“既擅政,簠簋不饬,货贿山积??挟取货贿” 。 纳兰知道后就开始与父亲产生分歧, 良好正直的教育使纳兰拥有高洁的人生观价 值观,不贪慕浮名和荣华,然而其父却认为名利至上。他尊敬父亲,却不愿与其 “同流合污” ,从而导致矛盾激化,父子关系越来越疏远,感情越来越淡薄。他 说服不了父亲放下功名利禄, 他的身世又剥夺了他自主选择的权利,因此他不得 不走向仕途,去完成其家族使命。这种价值观上的不同,人生理想上的差异让本 该亲密的父子背向而行,渐行渐远。 独立的人格与成为孝子的矛盾。 纳兰无法选择出身, 所以只能在矛盾中生活。 他虽然不赞同父亲的所作所为,却依然爱父亲,也渴望父爱,纳兰乃至孝之人。 据韩菼《神道碑》记载,他“性至孝,未明入直,必之太傅夫人所问安否,归晚亦
[4] 如之, 燠寒之节,寝膳之宜,日候视以为常” 。 当他奉命出行离家时还曾写下 “山 [4]

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 成。故园无此声” ( 《长相思·山一程》 )[5]。纳兰用这样的诗句来抒发对故园的 思念,对父亲的牵挂和深沉的爱。

自古忠孝难以两全,在尽忠和尽孝之间让无数男儿迷茫惆怅,一筹莫展。纳 兰亦如此,他既想忠于自己独立的人格,不屈服于父亲与权势,又想满足父亲所 有的期许, 做个孝子, 这两者是不能兼顾的, 因此他只能在矛盾中挣扎。 段启明、 汪龙麟曾这般评价他, “纳兰性德对其父,恨之讳其亲,爱之嫌其丑,恨不得又 爱不得,形成深深的灵魂折磨,父亲和侍卫职差一样,都无法选择和摆脱,纳兰 性德的痛苦也便永远难以解脱。 ”[4] 纳兰降生于一个寒冷的冬天,父母怜爱地称之为“冬郞” ,可冬季的严寒却 使其患上了寒疾,从小即体弱多病,饱受病痛的折磨。他在《临江仙·永平道中》 以词写病: “曾记年年三月病,而今病向深秋。卢龙风景白人头。药炉烟里,支 枕听河流。 ”由此可见这病痛之苦年年如是,而今已经不只是冬天,甚至更向深 秋发展了, 这让他只能常常与药炉为伴。看来他的那股天生的忧郁性格定与寒疾 有关。 纳兰虽然出身贵胄,却未能治愈寒疾,疾病之苦缠其一生。他出生之时正是 其父在政治舞台上大展拳脚、 官运亨通之际, 所以父亲每天忙于政事, 案牍劳形, 没有过多的时间关心呵护爱子纳兰。舔犊之念明珠亦有,然而却因政事鞅掌而分 身乏术。他给了纳兰最尊贵的身份地位,最富裕的物质生活,却忽略了亲情与陪 伴,而此时纳兰最需要的即是父亲的疼爱和呵护。 接着我们再看纳兰在母爱上的不顺心。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母爱是 天底下儿女成长的阳光雨露。 在父亲为政治忙碌不堪时,母教很自然地成了纳兰 成长的主要动力源泉,在这一点上,纳兰仍然是不幸的。纳兰之母赫舍里氏是努 尔哈赤宠妃阿巴亥长子阿济格正室所生的第五女, 她的出身即赋予了她不可一世 的骄傲。在这种唯我独尊的环境中生活成长,也养成了她凶狠、残暴、善妒的性 情。纳兰之父初时只是一名侍卫,且是叶赫氏族人,于顺治十一年娶赫舍里氏为 妻。天之骄女的下嫁不仅让他一身荣耀,也让他在仕途上宏图大展,可谓一切富 贵荣华的开始都是源于赫舍里氏的“帮忙” 。这种婚姻的现实和地位的不平等, 使得赫舍里氏更加骄纵跋扈。 纳兰是赫舍里氏的第一个孩子,纵然对他万千喜爱却缺乏照顾孩子的经验, 可能无意中疏忽了很多方面, 没有给纳兰足够的照顾,她的性格又使她很难呵护 和关怀纳兰的生活和成长。昭梿《啸亭杂录》曾载道: “纳兰太傅明珠,康熙时

煊赫一时,其夫人赫舍里氏,与公起自微贱,甚相和睦,性妒忌,所使侍婢,不 许与太傅交谈,一日,太傅偶言某婢子眸子甚俊,次晨,夫人命侍者捧盆置太傅 前,即某婢双目也”[6]。由此可见其性情之恶劣,她将精力都投入到嫉妒中,对 人极不友善, 又怎能有时间和心思去关心、照顾好自己的长子纳兰?面对纳兰时 又怎能有作为母亲的和善和宽容?就连最简单、 最容易获得的母爱对纳兰来说都 是一种奢侈,人生至此,怎能不惆怅不己?

二、外在因素对纳兰亲情缺失的影响
纳兰性德在亲情上的缺失除去狭义上的父爱与母爱外, 还有广义上的家族情 悲, 以及在其人生中及其重要的跟仕途相关的一种情感,那就是跟康熙皇帝之间 的恩怨情仇。

(一)家族情悲
往事虽已逝,却并未让人遗忘,甚至让人更加刻骨铭心。纳兰所在的叶赫那 拉氏族与康熙所在的爱新觉罗氏族皆为权贵,虽连有姻亲,但更有着世仇家恨, 有着复杂的既亲密又敌对的关系。在女真统一的战争中,爱新觉罗氏族所在的建 州部曾攻打叶赫部, 叶赫部惨败,纳兰的曾祖父金台什被康熙的曾祖父努尔哈赤 所杀, 强盛一时的海西女真从此被努尔哈赤吞并,叶赫氏也永远失去了人上人的 统治地位, 不得不对爱新觉罗氏俯首称臣。但努尔哈赤曾娶金台什的妹妹孟古格 格,两个家族有着剪不断的亲戚关系,所以不至于赶尽杀绝,且努尔哈赤与孟古 格格所生之子皇太极继承了其父的一番伟业,成为清兵入关后的第一个皇帝,也 就是康熙的祖父。 叶赫那拉氏族衰落的直接原因源于与爱新觉罗家族的战争,所 以那拉氏族人是记恨爱新觉罗家族的,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代又一代过去,记 忆有些许模糊、恨意有些减少,但家族的没落时刻警示着他们曾经的仇恨。 祖辈的历史、家族的悲剧也直接影响了纳兰的情绪。纳兰虽为那拉氏后人, 其母却是爱新觉罗氏, 家族的恨和亲人的爱都是纳兰生命中所必须承受的。而纳 兰的外祖父英亲王阿济格最后竟命丧康熙父亲之手,这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 仇像一张严密的网,将纳兰困在其中,无法解脱。爱是错,恨是错,不爱不恨也

是错,这种矛盾纠结的家族关系导致了更为矛盾纠结的家族亲情。 纳兰是清初词坛上的帝王,而清初天下的帝王则是爱新觉罗·玄烨,亦即千古 一帝康熙。 这两个后世的传奇人物之间有着很深的渊源,康熙的曾祖母和纳兰的 曾祖父是亲兄妹,纳兰的外祖父同时也是康熙的叔祖父,所以二人是表兄弟,且 二人同龄,康熙对体弱多病的纳兰也是多加照顾。然而,这份兄弟亲情,却给纳 兰的仕途增添了难言的哀伤。

(二)仕途之悲
1.对自由的渴望 纳兰生性桀骜,一句“德也狂生耳” ( 《金缕曲·赠梁汾》 )[5]则表现了他的 那种狂放与潇洒。他在诗中也说: “仆亦本狂生,富贵鸿毛轻。 ”[7]当政治理想无 法实现时,他最向往的就是自由和无拘束的生活, “吾本落拓人,无为自拘束。 ”
[7]

但侍卫一职让他过上了带有枷锁的高级奴才的生活,时时刻刻要陪在皇帝的身

旁,行动不敢自专,什么事都不能忤逆皇帝的旨意与安排。这样身不由己的生活 犹如黄仲则诗中所云: “依人去住不自由,身与桔槔同俯仰。 ”[8]这种生活压抑了 纳兰的个性,限制了他的自由,于是他开始郁郁寡欢, “予生未三十,忧愁居其
[7] [7] 半。 ” “生世多苦辛, 何如日闲闲” 原本有济世情怀的纳兰开始羡慕隐居生活。

此前他有过这样的一些诗句: “微生一何幸,勖哉遘昌期”[7], “人生睹盛事,岂 羡乘槎游。 ”[7]37“平生紫霞心,翻然向凌烟。 ”[7]“圣主重文学,清时无隐沦。遂 令拂衣者,还为弃繻人。 ”[7]由此足以说明他本不是天生的隐者,只是在人生之 旅上遇到诸多不如意,最后由希望转向失望,最终走向绝望。由以下这些词句可 见其身心从庙堂走向林泉的迹象: “一竿我欲随风去,不信扁舟是画图。 ”[7]“无 限江湖兴,因君寄虎头。 ”[7]“长安罗冠盖,浮名良可哀。不如巢居子,遁迹从 蒿莱。 ”[7]“羡君筑处真幽僻” ( 《菩萨蛮·过张见阳山居,赋赠》 )[5]是其心理表 白, “终为孤鸣鹤,奋翥凌云衢”[7]是其人生的真实写照。褪去浮华、幻想,纯 真、自然、心仪山林的才是那个真实的纳兰。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世间多少知名士,堕入风尘过一生。 ”乾嘉常州 诗人赵怀玉的这句诗说出了多少封建士子的共同的悲凉凄楚, 纳兰终究无法过上 自己渴望的自由生活, 只能混迹于浑浊的官场,饱尝无尽的羁旅漂泊之苦和离别

相思之痛。这一生无穷尽的飘转如蓬的生活,让他尝尽了萍梗的艰苦辛劳,更难 以忍受的是天涯暌违之苦,远离亲人好友,告别故乡风物。可这一切,却无从诉 说,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明日客程还几许。沾衣况是新 寒雨” (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5]。只恨西风把昨日美好的梦境吹醒了, 只余下今日这不可逃避的现实。 2.伴君如虎的谨慎 除去表兄弟关系,纳兰和康熙更是君臣关系。皇上拥有最尊贵的地位,最霸 气的威严,至高无上的权利。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皇上居于政治权利的制高点, 这是无人可以企及的高度, 不容许任何人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和侵犯。这特殊的身 份决定他们不可能成为一对真正的表兄弟。 韩菼说纳兰 “性周防, 不与外庭一事”
[3]

,伴君如伴虎,他不得不匍匐在皇权脚下,处处谨慎小心,时时谦卑恭敬。说

话前必须几经思量,唯恐出错,诚惶诚恐;做事前也得多加思考,生怕不妥,惴 惴不安。常言道,官场之中无父子。兄弟则更在之后,感情只要遇到政治,总是 不堪一击。更何况君臣关系乃伦常之首,纳兰更不可能将其打破。即使他不在乎 自己的性命与前途, 也还要顾及到家族的荣辱, 所以他不得不做一个忠实的奴仆, 而不是个性潇洒的翩翩公子。 3.仕途的不如意 身为马上得天下的满族人, 纳兰的血液里也流淌着一份狂放不羁和骄傲,他 曾怀有成就一番伟业的热望。他勤奋好学,善于骑射,才华出众,有较高的政治 才干,除此之外,他还有着汉族人通过科举走仕途之路的心理,这是儒家“三不 朽”思想的体现,这也是纳兰接受汉文化影响的结果。 “世无伯乐谁相识,骅骝 日暮空长嘶。我亦忧时人,志欲吞鲸鲵。 ”[7]在这一点上他与那些热心科举的江 南士子并无二致,想要通过科举这一“正途”考取功名,步入仕途,从而建功立 业,奋迹云霄,乃至名标青史。康熙帝以“天子用嘉”为由,破格授予了纳兰三 等侍卫的官职。对于他人,此乃求之不得之职位,因为它代表着尊贵的地位、丰 厚的收入、光明的仕途,在清朝只有镶黄、正黄、正白三旗的将军之子方可能被 授予此职。然而,对于纳兰这却无法让他施展自己的政治才华,实现其理想和抱 负,因此当他站在古战场的遗址上时才会写下这样的词句: “待向中宵起舞,无

人处、那有村鸡。只应是,金笳暗拍,一样泪沾衣” ( 《满庭芳·堠雪翻鸦》 )[5]。 其中意在表明自己虽有闻鸡起舞的报国之心,却找不到村鸡,更听不到鸡鸣,只 听得金笳声声,不觉泪湿衣襟,徒增伤感。在漫长的侍卫生涯中,纳兰“不知何 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 (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5]。他渐渐变 得苦闷、消沉,纵有一腔热血却一事无成。因为帝王的决定他不能不从,家族的 责任他不能不担, 他只能无奈地接受命运的安排,长年累月地区做一些他不愿意 做的事。





亲情缺失、家族悲情以及仕途之悲让纳兰无尽悲苦,却没人能理解他,他也 无法向亲人倾诉。此时谁能够陪在他身边共同去体会这秋天的凉意和命运的无 情?这时,爱情和友情像疗伤的汤药,解救了纳兰,让他能够借助儿女情长的方 法来表现自己复杂的内心世界。因此,纳兰词中爱情词和友情词比比皆是,成就 也很高。 他将自己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爱情词和友情词的创作中,自然也就没有 多余的精力去写亲情词。纳兰一生只度过三十一个春秋,在短暂的生命旅途上, 他从事经学研究,写诗、填词,广泛交接友朋,特别是汉族士子,加之长时间的 护驾出行,这耗费了他很多的心血,人的时间与精力都是有限的,纳兰能在这么 短的生命历程创作出这么有有价值的文学作品,编著颇费心力的《通志堂经解》 这是很不容易的。他被称为满族第一词人,绝非虚誉,即使放在整个词史上,他 也是一流的词人。纵观词史,词为心语,词中所抒之情,爱情居多,而且其中用 现在人得眼光看, 表达那些不正常得男女之情的作品所占比例甚大,词为艳科已 成传统。 纳兰词中所抒之情中亲情缺失出除去一般词人都具有得某种倾向外,更 有其自身的一些特殊原因。 总之,亲情之悲、仕途之悲和精力之缺失都是纳兰词中亲情之成因。他自是 天上“痴情种” ,一生所活的不过一个“情”字,然而这个“情”字却也伤他最 重,尤其是亲情。父子、家族、母子间的种种亲情、纠葛虽给他的一生带来了暖 暖的爱, 而更多的却是无意间无情的伤害,这情让纳兰的一生都沉浸在愁苦与悲 伤之中。 他与康熙间的兄弟亲情也没有让他得到更多的自由,反倒让他的仕途凭

添了一份无奈和惆怅。如果要问那情又多深,纳兰会用他无尽的悲伤告诉我们, 因为,伤有多深,情就有多深。在这至深的伤、至深的情中,亲情的爱与悲是绵 绵无绝期的源头,可纵有千言万语,却又无从说起。正是为了逃避这情这伤,纳 兰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爱情词与友情词的创作之中, 而再没有多余的 精力去描写亲情,于是更造成了纳兰词中亲情的缺失。 探析纳兰词中亲情缺失之因, 究其本质是在思考作家的情感状态对他创作的 影响, 而以词著称的纳兰性德其情感世界又是其生存状态的反映。身为清初权相 明珠的公子, 康熙皇帝的一等侍卫,纳兰的情感世界又可以烛照出清初满族贵公 子特殊的人生处境,以此为径,可以管窥千古一帝雄才大略后的霸道,权倾一时 的明珠争名夺利背后亲情上的缺乏, 当然也可以看出满族才子纳兰精神世界中的 林总,以及满汉文化交流上深度,这是满族被汉文化同化中的前奏。

参考文献
[1] [清]纳兰性德著,张草纫笺注.纳兰词笺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411. [2] [清]赵尓巽.清史稿[M].北京:中华书局,1977:287. [3] [清]韩菼.神道碑[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67. [4] 段启明,汪龙麟.20 世纪中国文学研究· 清代文学研究[M].北京: 北京出版社,2003:208. [5] [清]纳兰性德撰,赵秀亭、冯统一笺注.饮水词笺校[M].北京:中华书局,2011. [6] [清]昭梿著,何英芳点校.啸亭杂录·啸亭续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0:334. [7] [清]纳兰性德著,黄曙辉、印晓峰点校.通志堂集(全二册)[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 出版社,2008. [8] [清]黄景仁著,李国章校点.两当轩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9] [清]谢章铤.赌棋山庄词话[M].北京:中华书局,1986.


纳兰词中亲情缺失之因探赜.doc

纳兰词中亲情缺失之因探赜 前言纳兰性德以其短暂的三十一载的人生之旅演绎了一曲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