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hkdz.com冰点文库

《上大人》浅说

时间:2015-08-07


《上大人》浅说

《上大人》是我国传统启蒙教育中的习字教材,和《急就篇》 《百家姓》以及各种杂字书等识字教材不同,彼此有着迥异的功 能。识字是认识字,即掌握某个字的字形、读音和意义;而习字则 是练习写字,也就是如何把字写得工整美观、雅致好看。古代人们 用的是毛笔,要把字写好不容易,所以习字是启蒙教育阶段一项很 重要的功课。 习字也叫“摹朱”,意思是在一种印有红

色字的习字纸上摹 写。早在宋朝,晁补之的《胡戢秀才效欧阳公集古作琬琰堂》中, 就有“长年囊褚况易掷,儿作摹朱妇遮壁”的诗句。 称习字为“描红”和“描朱”的,就更为普遍。清乾隆、嘉庆 年间集宫廷书画收藏之精华编撰而成的《石渠宝笈》卷十中,就有 “否则用墨不精,如小儿学描朱耳”的说法。 有一种说法认为,“描红”和“描朱”在明代也被称为“仿 纸”。如明泰昌元年官修的《礼部志稿》,对诸皇子的教育做了具 体规定,其中有这样的说法: “至写字毕,每日轮一内侍官,捧仿 纸送内阁圈注。”但这里的“仿纸”,很显然是名词而不是动词, 与其说是“描红”或“描朱”的过程,毋宁说是“描红”或“描 朱”的前提或者结果。 古代一代又一代的儿童“描红”或“描朱”的文本,就是《上 大人》。 《上大人》全篇,只有“上大人,丘乙己(多数版本作“孔乙 己”,后同不注——编者),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 佳作仁,可知礼也”短短的25个字。除了篇幅短小、有韵便读之 外,还有笔画简易的特点。这25个字,虽然“尔” “礼”用繁体写 来仍然颇为繁难,但总的说来,笔画还是较为简单,而且蕴含了汉 字的基本笔法,即一个字,往往是构成其他字的基础,用其中的某 个字作为偏旁部首,再与别的字组合,就能造出众多的字。正因为 如此,这一文本在旧时作为儿童的习字教材,一直流传不衰。 历代学者在论及《上大人》时,往往说“不知何起” “不知所 自始”。的确,这一文本始于何时,现在还难以确定;出自何人, 更是无从知晓。
| 4 |

□ 徐 梓

在敦煌文献中,有大量的儿童习 字,其中有关《上大人》的写本就有7 件: S . 4 1 0 6 :上 大 夫 ,丘 乙 己 ,化 三千,七十工,女小生,八九子,牛羊 千□,宅舍不受。 S.6 6 0 6 v:上 大 夫,丘 乙己,化 三千,七十二,□□□。 S.6 9 6 0 v:上 大 夫,丘 乙己,化 三千,十二,女少生。 P.314 5 v:上 大 人,丘 乙己,化 三千,七十二,女小生,八九子,牛羊 万□,宅舍不售。甲子乙丑六壬□首, 之乎者也。 P.3 7 9 7 b:上 大 夫,丘 一己,化 三千,七十二,女小生,八九子,牛羊 万□,宅舍。 P.38 0 6 v:上 大 人,丘 乙巳,化 三千,七十士,二小生,八九子,可知 其礼也。 P.4990b:上大夫,丘乙 己,化三千。 从敦煌文献中的《上大 人》,我们应该知道以下情 况: 首 先,《 上 大 人 》作 为 儿童习字的性质非常明显。 如P.4990b号卷子首行有朱笔 “试文”二字,其次每行开头 有朱笔各写一字,每个朱笔 字下,都有儿童的临写。 “描

红”或“描朱”的性质一目了然。 其次,这7份残存的文本中,有两 份难得的有书写日期,如P.3797b号卷 子后有“开宝九年丁丑年四月八日王 会” “维大宋开宝九年丙子岁三月十三 日写子文书了”;而P.4990b号卷子第 十行下,有“咸通十年”四字。两份卷 子分别写于唐末宋初,时间相距近百 年。根据古代启蒙教材从编写成篇到广 为流传,一般需要两百年的时间计算, 特别是考虑到已经在西北边陲流传这一 因素,再考虑到这一文本十分简短、容 易记忆、便于传播这一特点,特别是它 相互颇有出入、没有最终定型的特征, 我们推断《上大人》最晚应该成篇在唐 朝中期。 再次,这则儿童习字在唐末宋初 还没有定型。 《上大人》虽然只有短短 的25个字,但在敦煌文献中颇有出入, 不仅与流传至今的文本不同,而且相互

作者所藏的这些蒙书,大都抄录有别的文字。

| 5 |

之间也有差异。如“七十二”与“七十 士”“女小生”与“尔小生”之类,特 别是结尾句,今本多为“佳作仁,可 知礼也”,而在敦煌卷子中,更多的是 “牛羊万□,宅舍不售”。而且,这些 不同是意味深长、值得琢磨的。比如, 后来文本中比较繁难的“尔”,在最初 无一例外地写作“女”,而“礼”字在7 份不同的写本中,则只出现了一次。 最后,这段文本在当时,还有一 定的前缀或后加。如在S.4106号卷子 之前和P.3145V号卷子之后,就有“上 士由山水,中人坐竹林。王生自有性, 平字本留心。”“例行方回夜,文财比 重人。去年出北地,今人曰南音。”这 种情形不难理解,《上大人》太过于 简短,不足以供学生习字之用,长期单 一、反复地只写这25个字,难免厌倦, 把两首不仅内容通俗易晓,而且文字 笔画简易的五言绝句,也纳入儿童的 书写,既有拓展书写范围、把习字引向 深入的考虑,也有引发学童学习兴趣、 “爱养” “活机”的用心。 针对 短小的文本,或前缀,或 后 加,甚至直接将其他内容掺入其中,是 古代启蒙教材在使用过程中常有的情 形。比如,著名的《神童诗》,一般认 为是北宋“神童”汪洙所作。但篇中的 《帝都》之二,是陈后主亡国之后,写 来吹捧隋文帝的。 《登山》和《对菊》则 为唐代诗人李白所作,原题分别是《九

日龙山饮》和《九月十日即事》。有鉴于 此,清代学者翟灏指出: “其前二、三页 相传皆汪诗,其后则杂采它诗铨补。” 所以, 《神童诗》最早流传的,应该是 汪作的原本,但在后来,一些学塾的老 师,越来越觉得它不够用,所以不断地 增补,把体例相同、内容相近的其他人 的诗作也纳入其中,以至于内容有了变 化而书名仍然保持原样,造成了书名和 内容的矛盾,也给今天的人们留下了疑 窦。此外,一些《神童诗》的刊本,除 了34首诗之外,还配有28首诗。这些诗 作,也都是五言绝句,篇幅短小,内容 主要是儿童日常生活中所能见的花草和 自然现象,儿童读起来亲切自然。其中 《言志》 《华山》 《道院》之类的诗作, 在其他的蒙学教材如《日记故事》 《增 广贤文》中也能见到,都是一些广为流 传的作品。这显然是后来的好事者增益 附会的结果。 前几年,笔者在潘家园旧货市场买 了多本旧时的蒙学教材,很多都是清朝 末年民国初年的抄本。在这一批书中, 很多书的扉页或封底上,都有一些缀 语。如《大清光绪四年三月十九日清抄 〈五字孝经〉》的封面上,就有“试笔 先写龙虎字,功名早到凤凰池”;而在 此书正文后,则有“南山一座云,北山 也不清,西山下大雨,东山谷大风”, “远望青山草色秋,先人留下后人收。 后人收得休欢喜,还有收人在后头”两

| 6 |

首诗,其中前一首抄写了两遍,扉页上 也抄有这首诗。一本光绪丙申年抄写 的《四言杂字》,扉页上有“一进书房 二念文章,人礼大到天地玄黄”,正文 后则有“自小读书不用心,不知书内有 黄金。早知书内黄金贵,高点明灯细搜 寻”。一本民国时期的《国语壹本》, 封面上有“天上有神,地下有人,河 里有水”,而封底上则有“官靠文武明 (民)靠官,龙靠江海虎靠山,少靠父母 老靠子,为靠人儿一靠天”。由此我们 认为,敦煌卷子《上大人》或前或后所 附的俚诗,与我们在其他蒙学教材尤其 是抄本中所见到的附诗,具有相同的性 质,一是增加学习内容,二是引发学习

兴趣。宋元时期,启蒙教育阶段,教材 不易获得,大多数靠手抄,时间既久, 这些附加的内容,也就构成了原本的有 机组成部分。 可见,与众多有影响的启蒙教材相 同, 《上大人》也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 演变的过程,可以说,不成于一时,不 出自一手。 说及《上大人》,人们一般都会 问,这25个字是单纯的习字材料吗?是 否有什么意义呢? 历史上,对这个问题有截然不同 的两种意见。明朝的叶盛总结说: “或 云仅取字画简少,无他义。或云义有了 了可解者,且有出也。”宋代的陈郁在

《五字孝经》篇末

| 7 |

《藏一话腴》中认为, 《上大人》虽然 只有25个字,但深具妙理: “大人者, 圣人之通称也。在上有大底人,孔子 是也。丘是孔子之名,以一个身己,教 化三千徒弟,其中有七十二贤士,但 言七十者,举其成数也。尔是小小学 生,八九岁的儿子,古人八岁始入小 学也。佳者,好也;作者,为也;当好 为仁者之人。可者,肯也;又当肯如此 知礼节,不知礼,无以立也。若能为人 知礼,便做孔子也做得。凡此一段也 二十五字,而‘尔’字居其中,上截是 孔子之圣也,下截是教小儿学做孔子。 其字书从省者,欲易于书写,其语言协 韵者,欲顺口好读,己、士、子、礼四 字,是音韵相协也。 ‘也’之一字,乃 语助以结上文耳。虽不文,欲使理到, 使小儿易通晓也。” 现在有一些人则说这些字讲的是 每个读书人都要尊敬至圣先师孔夫子 的故事。孔夫子是我们读书人的“上大 人”,他的名字叫丘,在兄弟中他排行 是第二,也就是甲乙的“乙”,生辰八 字是己年的。孔夫子教化了三千名好学 生,其中有七十二个学问最好的人,而 七十二个好学生中呢,还有八九个像曾 子、子路那样的亚圣人,他要他的学生 都要做好人,要仁义,懂礼仪。 赞同有意义的,一般都是以上的解 释。但也有很多学者,认为这样的解释 过于牵强,明朝祝允明的《猥谈》“上

父书”条就说:“右八句,末曳‘也’ 字,不知何起。今小儿学书必首此,天 下同然。书坊有解,胡说耳。”清代著 名学者梁章钜见塾师以此训蒙,问了 四五个塾师,问这段话“出在何书,有 何讲解”,塾师多不能对。即使能说, 也是强作解人,胡说一气。但祝允明和 梁章钜并没有直接否认这25个字有意 义,只是说书坊或塾师的解说过于机 械、生硬和牵强,难以令人信服。 《上大人》虽然不是教材,但与众 多有影响的启蒙教材一样,它成篇后, 不仅流行在启蒙课堂,而且流行于全社 会。 成书于宋代的《五灯会元》就这样 说: “唐末先有此语,北宋时已为小儿 诵矣。”如果说《上大人》在唐五代和 宋朝还主要为儿童所诵的话,那么元、 明、清时期,则已走出课堂,深植于社 会各阶层人们的生活中。元代高明的 《琵琶记》中,在丑领官粮救贫时,针 对“老的姓甚名谁?家里有几口”的问 话,有“老的姓丘名乙己,住上大村,有 三千七十口”的说法。在遇到“胡说,那 里有许多口”的诘难后,丑便有“告相 公得知: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 士”之说,表明这不过是一个玩笑。方 回则有“忽到古稀年七十,犹思上大化 三千”的诗句,可见当时流传之广,人 们习惯用于日常生活中。谢应芳在“学 书”条中说: “字书之学,训蒙者率以

| 8 |

‘上大人’二十五字先之,以为点画简 易而易习也。”(《龟巢稿》卷十八) 在明代小说、戏曲中,往往提到 “上大人”,如《玉环记》中有“学生 入儒林,懒读书,怕作文,写的字,‘上 大人’”的说法。 除此之外, 《上大人》的句子或入 小说铺陈,或入戏曲宣说,一些民间歌 谣或文章,也将这25个字镶嵌进去,如 福建武夷山永丰寺,就将“上大人”嵌 进了《寒林孤魂斛食布告》中: 西天佛法上大人,南朝圣贤孔 乙己。 斛 食 衣 财 化 三 千,赈 济 汝等 七十士。 改 往 修 来尔小 生,利生 斋 主 八九子。 同心向善佳作仁,今生欢喜知 礼也。 据台湾学者郑阿财、朱凤玉的《敦 煌蒙书研究》,在《台湾俗曲集》中,有 一种潮州萧秀才所编的《上大人歌》, 全篇由25首七言绝句组成, 《上大人》 的25个字依次分别嵌在这25首绝句之 首。厦门博文斋书局和黄涂书局还出版 有《改良上大人歌》,也与此大同而小 异。无独有偶,在笔者家乡的《京山县 歌谣》中有一首《拉丁苦》。这首诗歌 共有24句,采用藏头诗的形式,将《上 大人》除最后一个字“也”字以外的24 个字,藏于每句话之首。另有一首《财 神散精神》,更是把《上大人》顺着唱, 倒着唱,分开唱,综合唱,反映出老百 姓对它的喜爱。另外,在两湖地区有一 种纸牌,就叫作“上大人”,也被称为 “花牌”或“搓牌”。这种纸牌每张牌 面上字号,也是按照《上大人》的文字 编排的。由此可见, 《上大人》在当代, 仍然有着深厚的民间土壤和群众基础。 早在明代,叶盛就曾说及《上大 人》的流播之广: “凡乡学小童,临仿 字书,皆仿于此,谓之描朱。尔我传 习,几遍海内。”当代学者王利器,曾 经收集了历代学者对《上大人》的考 证和评论意见,写成了《〈上大人〉备 考》一文。他在篇末这样说:“然则 ‘上大人’云云,盖出于有唐俚儒之 手,取便初学,遂乃盛行,驯致‘东渐 于海,西被于流沙’,此先民训蒙之宝 贵遗产也。” (《历史文献研究》北京 第四集)总之, 《上大人》篇幅虽小,但 在历史上和现实社会中都有着深远的影 响,我们不能因为简短而轻忽它。
——————————————————————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上大人》纸牌

| 9 |

《上大人》浅说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徐梓 北京师范大学 寻根 Root Exploration 2013(6)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xg201306001.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