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hkdz.com冰点文库

论存货与经济波动

时间:2013-02-11


《 财贸经济》 2000 年第 5 期                                   

论 存 货 与 经 济 波 动( 上)
——理论回顾与对中国情况的初步分析 易 纲 吴任昊
( 中国人民银行 100800 北京大学 100872)   对存货行为的透彻理解, 是对经济周期的透彻理解的必要条件。 因为经济的周期性

波动在 很大程度上就表现为存货的周期性波动。 —— Alan . Blinder 一、 引 论 1997 年和 1998 年, 快速增长了近 20 年的中国经济突然陷入了总需求不足的困境。1998 年名义总需求的增长率更是创下了 1977 年以来的最低记录 6. 2% 。 一时间众说纷纭。 消费疲 “ 软说” 者有之, “ 固定投资不足说” 者有之, “ 净出口滑坡” 说者亦有之。但仔细分析数据, 就会发 现, 其实上述三者都不应成为指责的焦点。而恰恰是不为人所注意的存货投资在 1998 年度的 巨 大变化( 减少 1897 亿元) ? , 吞噬掉了 28. 6% 的最终需求增量, 是不折不扣的“ 罪魁祸首” 。 ( 宋国青 1999) 其实, 存货投资的波动在经济波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一情况不仅在中国是如此, 在许 多西方国家也是如此, 并且早就引发了众多研究与争论。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本文将着力于 “ , 介绍国外关于存货投资的主要事实总结与理论探讨, 并尝试着对中国存货投资问题进行初步 分析。 二、 存货投资的事实总结 在谈及关于存货的诸多问题之前, 首先应明确存货与存货投资的定义。 根据国外的通常情
? 况, 存货的持有者主要是生产部门与销售部门。 对生产部门来说, 存货不仅包括制成品, 更包

括在制品、 半成品、 原材料等; 对销售部门来说, 存货则主要指尚未销售出去的商品。存货投资 则指时期末存货价值与时期初存货价值的差额。显然, 它既可以为负, 也可以为正。前者代表 存货减少, 后者代表存货增加。 支出法核算的 GDP 由四项构成: 消费、 投资、 政府支出与净出口。 其中投资包含两项: 固定 资产投资与存货投资。存货投资占 GDP 的比重在不同国家、 不同年份都有所不同。从时间序 列资料来说, 在 1956~1998 年间, 存货投资占美国 GDP 的比重平均为 0. 66% 。 从横断面资料 来说, 在 1995 年, 存货投资占西方七国 GDP 的比重分别为: 美国 0. 36% 、 英国 0. 31% 、 日本
? ? 此处是根据《 中国统计摘要, 1999》 的计算, 若根据《 中国统计年鉴, 1999》 该数字应为 1088. 3 亿元。 , 以美国为例, 其制造业与商业的存货投资额通常占存货投资总额的 90% 以上。

5

0. 53% 、 德国 0. 47% 、 法国 0. 54% 、 加拿大 0. 32% 、 意大利 0. 91% 。可见, 无论是“ 看还是 纵” “ 看, 存货投资占 GDP 的比重不到 1% , 似乎只是一个“ 横” 可有可无” 小家伙” 的“ 。但是, 若我 们换一个角度去审视这个“ 小家伙” 就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 早在 1950 年, Abramow it z 就注意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 美国的经济衰退往往伴随 着存货投资的急剧下降。 而根据 Alan. Bl inder( 1991) 的计算, 这一情况在二战后的历次衰退中 仍是如此, 见表 1。
 表 1
衰退时间 1948. 4- 1949. 4 1953. 2- 1954. 2 1957. 3- 1958. 1 1960. 1- 1960. 4 1969. 3- 1970. 4 1973. 4- 1975. 1 1980. 1- 1980. 2 1981. 3- 1982. 3 真实 G D P 的变化 * - 22. 2 - 43. 7 - 55. 4 - 17. 5 - 19. 4 - 120. 1 - 76. 4 - 110. 1 真实存货 投资的变化 - 28. 2 - 18. 4 - 21. 7 - 40. 6 - 28. 2 - 78. 1 - 1. 8 - 45. 1 真实存货投资变化与真实 G DP 变化的比例 127% 42% 39% 232% 145% 65% 2% 41% 平均: 87%

由表 1 我们不难看出, 在二战 后美国的历次衰退中, 真实 GDP 的 下降都无一例外地伴随着存货投资 的急剧下降。存货投资的下降占同 期 GDP 下降的比例虽大小不一, 但 其算术 平均值 87% 已足以告 诉我 们: 存货投资的变化不可小视。另 外, 从对主要西方国家在最近一次 衰退情况的横向考察中我们也会发 现类似情况, 如表 2。 存货投资波动在经济波动中的 作用, 不仅体现为在数量上举足轻
加拿大 法国 德国 意大利 1989- 1991 1992- 1993 1992- 1993 1992- 1993 50% 71% 19% 30%

 * 本表数据的单位均为 10 亿美元。

表2
国别 时间 真实存货投资变化与 真实 GD P 变化的比例

重, 而且体现为在时间上高度契合, 基于澳大利亚发生在不同年代的三 次衰退的数据有 图 1: 在横轴 上的 零点代表经济衰退最深之时, 相应 的正、 负数代表距衰退谷底的时间, 单 位为 季度。纵 轴是存 货投资 占

GDP 的百分比。显然, 经济衰退最深之时, 恰 恰是存货投资下降得最多之时。 在各个时期都 是如此。 综上所述, 存货投资在研究经济波动时决 不 可 以 视 而 不 见, 因 为 正 如 Alan. Blinder ( 1986) 所言: 宏观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很大程度 上就表现为存货投资的周期性波动, 没有对存 货行为的透彻理解, 就不可能有对经济波动的
图1

透彻理解。以下, 本文将简介关于存货投资的 一些基本事实并引出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正如前面所看到的, 存货投资总是表现为

“ 顺周期”Pr ocy clical ) 。这就是说, 存货投资总是与宏观经济同向波动, 即经济高涨时, 存货投 ( 资增加, 经济衰退时, 存货投资急剧减少。打个比方, 存货投资对于宏观经济的作用不是“ 雪中 送炭” 而是“ , 雪上加霜”越是经济低迷之时, 存货投资下跌得越厉害。 ; 也就是说, 存货投资扮演

6

? 着使宏观经济运行趋于“ 不稳定” Deset abilizing) 的角色。 这种情形在以美国数据为基础的 ( 图 2 中表现得十分突出。 从图中我们发现: 当 GDP 大幅度下降的时候, 存货投资无一例外地同

时大幅下降, 降幅往往与 GDP 的降幅相当。 值得强调的是, 存货投资 在 经济 波动中 起的作 用远 远 超 过 其占 GDP 的 比例, 这 与 其 具有 高度的 波动性 是分 不 开的。西方七国存货投资的变 异 系 数 ( 标 准 差/ 均 值 ) 分 别 为: 美国: 0. 92, 英国: 1. 68, 日 本: 0. 6 意 大 利: 0. 80, 德 国: 1. 03, 法 国: 1. 07, 加 拿 大: 1. 69, 均值为 0. 97。 对美国来说, GDP 的变异
图2

数大约为 0. 3 左右。 显然, 存货

投 资的 波动性 远甚于 宏观 经 济的波动性。而正是这种高度波动性, 才使得其可能在经济波动中扮演不可忽视的角色。 要想对存货投资加以系统研究, 必须搞清: 存货是由谁持有的? 存货是以哪些形式被持有 的? 表 3 就是根据美国数据对这方面情况的一个总结。
表3
存货构成 * 合计 制造业  制成品 在制品 原材料 协方差项 批发商业 零售商业 协方差项 平均存货 622. 4 378. 7 103. 6 120. 5 154. 6 --106. 2 137. 5 --百分比 100 60. 8 16. 6 19. 4 24. 8 --17. 1 22. 1 --平均存 货投资 1. 57 0. 78 0. 2 0. 32 0. 26 --0. 37 0. 42 --百分比 100 49. 7 12. 7 20. 4 16. 6 --23. 6 26. 7 --存货投资 的方差 63. 7 29. 5 3. 6 6. 1 12. 9 6. 9 5. 7 15. 5 13 百分比 100 46. 3 5. 7 9. 6 20. 3 10. 8 8. 9 24. 3 20. 4

我们细看表 3, 至少有两个发现。 首先, 在许多人看来, 存货就是指工厂 生产出来后“ 在仓库里的“ , 即 存” 货” 制成品。 可是如表所示, 制成品在存货 投资的主要组成部分中不仅比例最小 ( 只占均值的 12. 7% ) , 而且最不易波 动( 只占总方差的 5. 7% ) 。与零售商 业部门比起来, 制成品的均值只有后 者的不到一半, 波动性( 以方差衡量) 只有后者的不足 1/ 4。 因此, 单看这一 张简单的图表, 就足以动摇“ 存货就是 制成品” 的看法。可惜的是, 许多较早 的研究并未注意到这一点, 仍默认“ 存

  * 本表数据的单位均为 10 亿美元, 按 1986 年不变价格计。

货就是制成品” 后面会详述这种看法 , 导致的错误。 其次, 第二个发现与第一个发现是密切相关的, 那就是: 零售商业部门的存货与制 造部门的原料是整个存货投资构成中举足轻重的部分。无论从均值还是波动性看都是如此。 我们关注存货, 主要还是由于存货投资的“ 顺周期” 特点。而这种“ 顺周期” 特点, 可以从两 个角度来加以刻画: ( 1) 由于存货投资就是 GDP 与最终需求之间的差额, 若存货投资起顺周期

? 严格来 说, 判断存货投资是否起着“ 稳定性” 作用应该在一 个一般均衡框架下, 通过考 察该变量的变化 与其他变量 的交互作用, 视其对均衡水平的影响而定。但是, 这方面的进展不显著( Hor nst ei n, 1998) 。

7

作用的话, GDP 的波动性就应大于最终需求的波动性。用公式表示就是 Var ( Y) > Var( X) ( Y 代表 GDP 或部门产出, X 代表最终需求) 。( 2) 存货投资与最终需求呈正相关关系, 即 Cor r ( I , 表 X ) > 0( I 代表存货投资) 。 4 是对上述两个考察角度的总结,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 对各部门来 说, 一方面 Var( Y) > Var ( X) , ? 另一方面 Co rr( I, X) > 0。
表4
部门 制造业 批发商业 零售商业 V ar( Y ) 559. 3 182. 4 171. 6 V ar( X ) 545. 3 166. 5 136. 6 V ar ( Y ) / V ar( X) 1. 03 1. 1 1. 26 Corr( X , I) 0. 38 0. 18 0. 09

因此, 我们可以将对存货顺周期行 为的考察转化为两个问题: ( 1) 为何生产 的波动大于最终需求的波动?( 2) 存货投 资与最 终需求之间为 何常常是正 相关 的? 目前国外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对这两 个问题的回答上。 其实, 这两个问题并不

独立, 由存货投资基本等式 I= Y- X, 可知 Var( y ) = Var ( x) + Var( I) + 2Cov ( I, X) 。 因此, 若 Corr ( I, X) > 0, 则 Cov ( I, X) > 0, 进而 Var( Y) > Var( X) 。即对第二个问题的圆 满回答本身就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但这两个问题之所以分开, 主要是由于看似简单的第二个问 题实际颇为棘手, 迄今尚无普遍接受的回答。大部分研究都是退而求其次, 解释为何 Var ( Y) > Var ( X) 。 但无论如何, 任何试图对存货投资行为加以解释的理论都必须直面这两个问题, 并 作出自己的回答。从这个意义上说, 这两个问题可称得上“ 存货投资的基本问题” 。以下, 我们 就来看不同理论是如何回答这两个问题的。 三、 理论综述 存货投资在经济波动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一点已在经济 Oliver . Blanchard 曾说: “ 学家中罕见地达成了共识。 但是, 除这一点外, 关于存货投资就没有什么共识了! ” 的确, 单是存 货行为的微观理论, 即持有存货的动机, 就可谓众说纷纭。 平滑生产” “ 如“ 、囤积居奇” “ 、 避免不 能及时交货的损失” “ 、批量购买以形成规模优 势” 等等。 显然, 不能指望用一个模型来涵盖如 此之多的可能动机。而且正如 M . 弗里德曼所 说: “ 一个好的理论必须用尽可能少的事来解 释尽可能多的事” 对研究存货来说, 这就意味 。 着用尽可能单一的动机来解释存货行为。 首先被考虑的就是“ 平滑生产” 动机, 即认 为持有存货主要是为了使产出避免波动。 这一 假说不仅符合 直觉, 而且也可 以得到理 论支
图3

持。如图 3, T C 为总成本曲线。若边际成本是 上升的, 且需求是波动的, 第一期为 Q 1 , 第二

期为 Q 2 , 则对厂商来说, 两期都生产 Q 0= ( Q 1 + Q 2) / 2, 跨期持有( Q 0- Q 1 ) 的存货, 则显然是成 本最小化的策略。 概括来说, “ 平滑生产” 假说的成立只需要两个看起来很弱的条件: ( 1) 边际成本是上升的; ( 2) 需求是随机波动的。 因此, 它似乎无懈可击, 事实上这一假说的确长期居于统治地位。 但其 要害在于不能很好地回答前面提出的两个问题。
? 此外, 据 Blinder 和 M accin i( 1991) 的结果, 在美国的绝大部分行业中, 都有 V ar ( X ) 的情况。

8

无论是从对宏观经济还是从对主要行业的考察中, 我们都已看到, 生产的波动( Var ( Y) ) 总是大于需求的波动( V ar ( X) ) 。 若存货真的是用来平滑生产的, 则理应有生产得到平滑, 从而 Var ( Y ) < Var ( X ) 的情况发生。也就是说, 若存货在微观上是用来平滑生产的, 从而起着稳定 性作用, 则在宏观上就应观察到存货投资的逆周期行为。而这与我们从现实中总结出来的“ 顺 周期” 特点是格格不入的。因此, 80 年代中期以后, 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开始对“ 平滑生产” 假 说提出质疑, 认为它即使起一定作用, 也决不会是主要作用( J . Kahn , 1992) 。 “ 平滑生产” 假说的问题出在哪里呢?由于这一假说的推理是十分简明的, 问题很可能出在 推理的起点假设上。 Ram ey ( 1988) 的工作就对边际成本上升的普遍性提出了质疑。 他认为, 在 多数行业中, 实际生产的边际成本不仅不是上升的, 反而是下降的, 因此厂商的理性行为就是 让生产随需求波动而大幅波动。但若 Ramey 的结果具有普遍意义的话, 则经典意义上的供给 曲线就必须作重大修改, 故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对其结果持谨慎态度。此外, F air ( 1989) 还对其 数据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 我们认为, “ 平滑生产” 假说更可能是由于其针对的对象有失偏颇而站不住脚的。 该假说主 要是针对制成品的。而正如我们在前面强调过的, 制成品恰恰是存货投资中比例最小, 波动也 最小的部分。更值得关注的则是销售部门的商品存货与生产部门的原料存货。而这两者的边 际成本与制成品有很大不同。 以工厂的原料存货为例, 工厂在获得原料时往往要先支付一笔固 定费用。此后, 多获得一单位原料所支付的边际成本往往是不变的, 甚至是下降的, 因此, 边际 成本上升的假设对于它们的适用性是很令人怀疑的。 在对“ 平滑生产” 假说进行实证检验的努力中, Oliver . Blanchar d( 1983) 的工作是较重要 的。他认为厂商的存货涉及的成本主要有两项: 一是调整生产的成本; 二是存货偏离意愿水平 的成本。 若前者起主要作用, 则存货主要起平滑生产的作用。 他利用美国汽车工业的数据进行 了检验, 发现前者不起主要作用, 即存货主要不起平滑生产的作用。 在“ 平滑生产” 假说受到普遍质疑之后, 许多新的假说纷纷涌现。 本文以下主要介绍两个假 说: “ 避免存货告罄” 假说( St ock -out Av oidance ) 和“S , s ) 策略” ( 假说。 “ 避免存货告罄” 假说起步于 M odogliani, Mut h 和 Simon( 1960) 的工作。他们观察到存货 与销售通常齐涨齐落, 因此假定对存货的需求与预期销售量成比例, 或者至少是后者的增函 数。由此出发, 虽可很好地解释观察到的现象, 但这一假定实际是以一个需解释问题取代了另 一个需解释的问题。 虽有一定的经验数据和实证研究( Blanchar d, 1983) 支持, 但毕竟缺乏理论 上的圆满性。因此后续又有许多改进, 其中 J. Kahn( 1987) 的工作是值得一提的。 Kahn 的模型有如下要点: ( 1) 厂商的生产决策是在本期需求状况完全知晓前作出的; ( 2) 厂商的存货不能为负, 即避免存货告罄( St ock -out Avo idance ) ; ( 3) 厂商可以将其 t 期接受的 订单推迟至 t + 1 期交付。 在上述要求之下, 厂商在每一期作产量决策之时, 不仅要考虑到本期 可能的需求量, 还要交付上期遗留下来的订单。因此, 生产在本期需求与上期未满足需求的联 合作用之下变得更为波动, 即有 Var ( Y ) > Var ( X ) 的情况出现。 未完待续

9


导致经济波动的投资主要是( )。 A.存货投资B.重置投资C...

导致经济波动的投资主要是( )。 A.存货投资B.重置投资C.意愿投资D.固定资产投资正确答案及相关解析 正确答案 D 解析 [解析] 固定资产投资是建造和购置固定...

下列分析和预测经济波动的指标中,属于滞后指标的有( )...

下列分析预测经济波动的指标中,属于滞后指标的有( )。 A.库存B.工业总产值C.股票价格指数D.制造业订货单E.居民消费价格指数_答案解析_2016年_一模/二模/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