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hkdz.com冰点文库

繁华落尽——杜牧《泊秦淮》赏析

时间:


2 0 1 ̄ 9期 ????????? ?边 0 9# 缘  本 。可这 样 重要 的事 竟 被 遗 忘 , 当领 导 班子  调 整 结 束 ,人 人 都 坐好 了 自 己 的位 子 再 想  起 此事 时 , 已是 半 年 以 后 , 体 腐 烂 , 院  尸 学 打 发 人 将 他 埋 在 了操 场 内篮 球 场 一 角 的 双  杠架 下 。   如作 家赵 健 雄所 说 : 双 曾经 多么 明 亮  一 炽热 的眼 睛 , 它温 暖过 很 多人 的灵 魂 和 冰 凉  繁华落尽  杜牧 《   泊 — — 的真 理 , 今 却 只剩 下 怎 么 读也 读 不 尽 的 苍  如 凉 。相 信 生命 与 灵魂 只有 死 过 数 十 次 的人 ,   才会有 这 样令 人悲 伤 与不 安 的面孔 。   也 如 袁 敏 所 说 : 星北 惊 心 动 魄 、 坷  束 坎 多舛 的命 运常 常让 我 泪流 满 面 ,扼 腕 长 叹 。   朱  燕  当这 部 沉 甸 甸 的《 星 北 档 案 》 于要 和读  束 终 者见 面 时 . 不知 道 早 已长 眠于 地 下 的 束 星  我 北 先 生 是 否 能 从 此 闭 上 他 那 苍 凉 的饱 含 冤  屈 的眼睛 。   还 如 温 家 宝 总 理 看 望 季 羡 林 先 生 时 说  烟 笼寒 水 月笼 沙 , 泊秦 淮近 酒 家 。 夜   商女 不 知亡 国恨 , 隔江犹 唱《 后庭花 》  。 唐代 . 淮河 还是 一如 既往 地繁 华热 闹 , 秦   两岸林 立 的酒 楼妓 馆里 春色 满 堂 .花 开 花落  几度 春秋 , 潮起 潮 落王 朝更 替 , 不变 的是 秦淮  的 那 样 : 中 国 知识 分 子 历 经 创 伤 、艰 难 困  “ 苦, 但爱 国家 、 人 民始终 不 渝 ” “ 映 出 中  爱 ,反 国知 识 分 子 对 真 理 的 追 求 ,对 国 家 充 满 信  心 。”   河 的歌舞 烟花 , 秦淮河 的妩媚 浓艳 。 间似  是 时 乎在 这里 停滞 . 是上 天 的恩 赐 , 众人 避开  这 让 俗世 的尔 虞我 诈 ,在莺 歌燕 舞 中体会 人 生 的  乐趣 。 也是 上天 给世 人 的一 个毒 咒 , 那些  这 让 袁 宗焕 死 后 1 5年 , 隆 皇帝 竟 以大 义  5 乾 为 重 , 清历 史 , 这 个 自己 的祖 宗 努 尔 哈  澄 为 贪 婪 的人 们 在 享 乐 中忘 记 自己 的 责 任 和 义  务, 最终 让敌 人 的铁蹄 践踏 自己可怜 的 尊严 。   秦 淮河 的夜 , 丽 的夜 , 满蛊 惑 者 的气 息 。 美 充   然 而 , 在今 夜 . 里 似乎 与往 常不 同 。烟霭  就 这 笼 罩着清 冷 的江水 , 光洒 满滩 头 , 月 这里 没有  赤 、 太极 的宿 敌平 反 , 皇 千古 奇 冤 终 获 昭雪 。   而 今 , 京 、 东 、 宁诸 地 也 相 继 修 复 、 北 广 辽 建  成 袁将 军 祠 庙 、 墓地 、 塑像 、 念馆 等 。可 见  纪 只要 是 为 国 为 民者 , 将 也好 , 人 也好 , 武 文 总  了昔 日的热 闹 , 切似 乎都 肃杀 孤寂 , 是泊  一 还 船 秦淮河 畔 . 还是 走进 经 常光顾 的酒 家 . 同  不 的是 杜 牧 听 到 了和 今 晚 的 月 色 很 搭 调 的歌  会受 到后 人 敬重

赞助商链接